真正的詩意(青年觀)

作者:Ella    發表日期:2018-07-19 14:05:20

  他相貌平凡,頭髮稀疏衣着樸素;他出身平凡,中專畢業四處打工;他個性平凡,寡言少語不動聲色。

  就這樣一個怎麼看都很平凡的80後外賣小哥雷海為,在中國詩詞大會第三季憑藉出色表現,屢次贏得評委和對手的稱讚。他贏得總冠軍的消息,也一時「刷屏」了微信朋友圈。

  為什麼會有「一時競傳飛花令,滿屏紛說雷海為」的盛況?最主要的原因,或許正是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詩意。

  詩意讓他春夏秋冬奔波的生活不那麼難熬。雷海為在雨打風吹中送餐,自己的三餐加在一起不超過25塊錢,總共用不到半小時吃完……一切辛勞都在詩詞「江湖」中化解,等餐時他背詩,送餐時他默詩,下班後他還在一群玩手機的室友中獨自讀詩。他過着最樸素的生活,卻懷揣最詩意的態度,在謀生計的匆匆步履里,堆疊着的都是詩詞的韻腳。

  詩意讓他擁有對手可能沒有的沉靜。在多場比賽中不急不躁的沉穩表現,讓對手都不由得稱讚他像是《天龍八部》里的「掃地僧」。這超乎他人的沉靜,多半源自於平日裏「左手外賣右手詩」的積累,就像他選的那句定場詩「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一樣。

  詩意也給了他樂觀豁達的生活態度。雷海為最喜歡的詩人是李白,詞人是辛棄疾,最愛的一句詩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其豪情滿懷、自信樂觀可見一斑。順境中以詩歌來自我肯定,逆境中以詩歌來自勉自勵,詩歌給他原本暗淡的平凡生活燃起了一星樂觀的火光。

  工作忙碌、生活喧囂的多重壓力下,「詩和遠方」「說走就走」成為了當下很多青年的熱切追求。殊不知,真正的詩意或許就在眼前,就在腳下,就在於認清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生活的態度。就好比滿地都是六便士,充滿詩意的人總還能記得抬頭望望月亮。相反,如果心無詩意,可能除了「眼前的苟且」,也只能剩下「遠方的苟且」。

  「人生自有詩意」不僅僅是一句口號。在詩詞的「江湖」中,無關職業。這樣的詩意,屬於武亦姝、彭敏這樣的「才女」「才子」,也屬於外賣送餐員雷海為、「饅頭哥」雷小平這樣的普通青年。雖身處「快消時代」,但詩詞尚能「曲高和者眾」,我們也仍然對充滿詩意的人抱有敬意,或許也正出自我們心底里對詩意的內在追求和嚮往。

  詩意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種。若沒有梭羅獨居瓦爾登湖的條件,也可以學學陶淵明,哪怕「結廬在人境」,還是能感受到「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自在;若沒有李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浪漫想像,也不妨像朱自清一樣,漫步在荷塘邊的小煤屑路,把心裏的諸多不平靜,且交付給那無邊的荷香月色。

  古今中外,詩人、詩心或許各有不同,但詩意卻是共存的。「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藉由詩詞的載體,這詩意能穿越千年,啟迪智慧、照撫心靈。

  當然,詩意並不是一艘能帶你渡過所有現實難關的船,心懷詩意也並非是要藉此逃避現實,而是要學會用詩意的心靈感知和判斷世事。如果能有「何妨吟嘯且徐行」的心態,敢於「直掛雲帆濟滄海」,那又何須介懷前路到底是風雨還是晴呢?

  王爾德說,「吾輩皆身處溝渠之中,然其必有仰望星空者。」的確,青年人與其困於「你的同齡人在拋棄你」的恐慌與焦慮,不妨學學雷海為,詩意地棲居在忙碌的生活里。


本文來源: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8/0424/c1003-29944736.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hkcarpet.com/111563.html
轉載請註明:Ella 2018-07-19 14:05:20 於 香港國際時事通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