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身價十億的老闆去打牌(看懂的人不一般)

作者:Yvonne    發表日期:2018-05-30 02:56:19


1、市政協會議散會,幾個身價十億的老闆去打牌。某市某超市連鎖企業的老闆同為身家過億的政協委員,和他們一起開過幾次會,也提出去一起玩。

煤老闆們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首富張嘴說話了:「我們哥幾個一起玩,是因為我們都有產業,你一個開小賣店的跟着我們湊什麼熱鬧?」然後在凜冽的秋風中,超市企業老闆悻悻地回家了……

2、還有一次某哥,平時如花蝴蝶一樣,翩躚於各大飯局,號稱學校朋友無數。一劇組求助他幫忙組織戶外活動,需要一批外場觀眾。這哥心想平時朋友那麼多,找幾十個朋友做觀眾算什麼,一口應承下來。

然後當天上午群發信息給很多人,大意是「是我的朋友你就來之類的」。結果到了錄播時間,來的人,寥寥無幾。至於他包票會來參加節目而且「跟他很鐵」的校園牛人,則一個都沒有來……

「人脈」云云,不外如是。真正跟你鐵的就那麼幾個老兄弟。而讓很多人引以為榮的在課堂,開會,飯局,酒桌,夜宵,散夥飯,KTV,桑拿房等等社交場所開拓的各種「人脈」,一般都是不靠譜的。

在沒有感情基礎的前提下,人脈不人脈,全拼綜合實力。對於弱者來說,一些所謂人脈,看似全線飄紅,實則虛假繁榮。


社會是一個圓錐,每個人都在圓錐的高上面爬


你同等水平,不同領域的人的距離就是你所處平面圓的半徑。只要你的水平更高,你接觸別的領域的人的距離就會更短。

三流的投行員工認識三流的演員不太容易,但是投行老總和大明星就可以出雙入對。博士剛畢業的學術菜鳥認識一個基層政府科員的難度微大,但是院士可以很方便跟省長交流交流,喝一杯茶。

所以,決定你有效人脈的不是你接觸範圍的廣袤否,而是你自身的實力水平。

你認識多少人沒有意義,能號召多少人才有意義。不是說我每天又認識了誰,跟某某名人一起吃了一頓飯,哪個女神把微信號給我了我就和他們建立了友誼關係或者形成了新的人脈資源。

問題的關鍵是我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和水平與他們站在同一個高度,即便是不同的領域,也可以肩膀對着肩膀來對話——他是投行董事總經理,我是政府副市長,他是大學副院長,我是電影導演等等。

圈子內外不重要,實力高低才重要

即便我們和大神處於同一個具備某種特質的圈子——IT圈,娛樂圈,投資圈,學術圈等等——經常一起開會,出席活動,我們還是沒有機會跟他們形成真正的友誼,建立穩定的聯繫,遑論「人脈資源」。從此您的人生中便多了一位免費的成功教練!

原因就是大神只看得到同一高度的大神,我們還處於大神的俯瞰視線之外。

如果你是一個普通學生,上午圍觀了成龍新片發佈會現場,下午旁聽了馬斯金的制度經濟學,晚上買票參加了李澤楷的慈善晚宴,又能怎麼樣呢?

即便是你四處發朋友圈,刷微博向着世界描述你和成龍、馬斯金、李澤楷等等多麼多麼熟悉,但又有什麼意義呢?你向成龍要簽名成龍保安依舊會攔住你,馬斯金也不會給你寫推薦信,李澤楷也不會跟你合夥做生意。

比起四處給牛人跪舔,處心積慮經營一些吹彈可破甚至虛無縹緲的「人脈」,倒不如自己成為牛人中的一份子或者起碼與牛人所處的水平更接近來得更實惠。

記得有一個節目,是馬雲對話周星馳。一個是喜劇之王,一個是電商大鱷,照樣談笑風生。兩個如此看似無關的人聚到一起聊得來,不是因為他們交情多少年或者共同語言有多少,而是因為他們都是站在各自領域頂峰的男人。

那麼友誼是不是一定要以實力為基礎?

不一定,畢竟友誼是由不同的原因成就的。各方面差距大的友誼在時間上和空間上密集的存在着。

但是,以「經營人脈資源」為目標的功利性社交,一定是以實力為基礎的。你想跟大家稱為相互照應的「一家人」,那得先走進「一個門」,前提是咱得有能力跨過「門檻」。

那麼是不是只有通過「走向更強」才能贏得友誼和維繫友誼?也不一定。畢竟友誼這種美好情感的產生和維繫方法多多。

但是很確定的是,沒有比「走向更強」能夠更有效地維繫功利性的「人脈」了。想跟百萬富翁維繫「人脈」的最好辦法就是和他們一起成為億萬富翁。

那麼是不是所有有目的性的「人脈」都不能成為真正的友誼關係呢?額,跑題了。插一嘴,也不一定。在沒有感情基礎的情況下,以利益為基礎的社交必然是以利益持有者之間的議價能力為基礎的。

你什麼價位,你就找什麼價位

至於是否有人具備「槓桿能力」,鳳毛麟角。如果日後隨着接觸增多,共鳴增加,升華為無關功利的生死之交也說不準。

由此來看,做一個招蜂引蝶的交際花多麼的無意義,他們苦心孤詣的「人脈泡沫」多麼一文不名。每天痴迷於穿梭地鐵來聽各種講座,推杯換盞結交各種「名人」,熬夜通宵參與各種微信群聊等等用青春在刷存在感的交際花們,實際上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

與其汲汲於那些傷身體又沒效率的應酬,還不如看兩本書,鍛煉身體,陪陪父母老婆孩子。

「交際花」們錯把「認識」等同於「認可」,錯將手機通訊錄等同於「及時雨」。喝出胰腺炎換下來的「朋友」,未必比得上幾篇SCI的效力;有微信群里生龍活虎的精神頭,不如用來琢磨琢磨讓自己資產升值。

殊不知,草率的結交只有脆弱的關係,所謂的「人脈」不過是呵呵一聲。今天還一起喝的五迷三道一起稱兄道弟,第二天公交上打個照面心裏在想:「這孫子誰啊?哪見過。」

當某交際花為多參加了一次舞會又掃了幾個牛人的二維碼而沾沾自喜的時候,牛人正走在「更牛的路上」即「甩開交際花的路上」。

只要不斷進步,每個人自然就會有一批志同道合的真朋友結識,也會拓展和聚集一些可以發揮實際作用的「人脈」。

大家現在充實自我都還來不及,何必急於拓展所謂「人脈」。畢竟,五十元的人民幣設計的再好看,也不如一百元招人喜歡。

出身和運氣是無法選擇的,但「一個人的才華和學識是通過努力必然獲得的東西」。如果你通過努力成為優秀的人,那麼就會有另外優秀的人、有價值的人願意為你提供幫助。這種像市場交換的「等價原則」,聽起來殘酷,卻是人脈的本質所在。

記住,一個人的幸福程度,往往取決於他多大程度上可以脫離對外部世界的依附。

 

有一次在北大講座,遇到一位學生問我,「老師,你說學習重要,還是經營人脈重要?」看着他一臉大雜燴的表情,我先拿出本子記下了這個問題,然後告訴他說,這是個比較大的話題,我會仔細寫篇文章放在網上的,然後給了他我的博客地址。而後又補了一句,「相信我,所謂的人脈就算重要,也根本沒他們說的那麼重要」。你願意與什麼樣的人成為朋友?讓我們細說從頭。先動腦思考一下,你願意與什麼樣的人成為朋友?

從幼兒園開始,每個人就都已經有一些選擇朋友的原則——儘管並不自知。事實上,資源分佈的不均勻,必然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某種依附關係。

觀察一下,就可以看到事實:幼兒園裏玩具多的孩子更容易被其他孩子當作朋友。那麼,玩具最多的孩子朋友最多麼?答案並非肯定。如果你像我一樣有機會、也恰好願意多花一點心思與那個玩具最多的孩子交談的話,你也很快就會發現,在他心目中,與所有成年人一樣,朋友被劃分為「真正的朋友」和「一般的朋友」。以下我們姑且把那個玩具最多的孩子叫做「小強」。

當時我很好奇,耐心等待小強告訴我誰是他「真正的朋友」。最終,他告訴我,真正的朋友只有兩個。其中一個是男孩,另外一個是女孩。那我就問他,「為什麼你認為那男孩是你真正的朋友?」小強一秒鐘都沒猶豫,告訴我說,「他從來都不搶我的玩具,他跟我換。」我又問他,「那,為什麼你認為那女孩是你真正的朋友?」

這次小強猶豫了好一陣子,在確定我會給他保密之後,磕磕巴巴地說,「她好看。我把新玩具全都先給她……」我笑。過一會兒又問他,「她覺得你好看麼?小強愣了一下,滿眼的無辜,「不知道……」我又問,「那她現在手裏的玩具是誰的?」小強突然顯得很緊張,「不是我的。」我決定不去問那小女孩什麼問題了。

基於種種原因,生活中總是只有少數人是大多數人想要結交的朋友。但是同樣基於種種原因,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那些少數的人是如何理解他們大多數人的行為的。剛才小強說他那個「真正的朋友」從來都不「搶」他的玩具,而是「換」。注意這兩個詞。

在這裏我們不討論所謂的「心計」。確實有些人有很深的城府,至少比另外一些人更深,他們可以用常人想不出的,就算想得出來也做不到的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在這裏,我們只討論最普遍的情況。

一、所有的人都喜歡並重視甚至偏愛一種交換,「公平交換」。

小強也許並沒有意識到,他所擁有的玩具數量,使得他從概率角度出發很難遇到「公平交換」,因為絕大多數孩子沒有多少玩具,甚至乾脆沒有玩具,所以,那些孩子實際上沒有機會、也沒有能力與他進行「公平交換」。

對他來講,不公平的交換,等同於「搶」,沒有人喜歡「被搶」。而與他「換」的那個男孩,讓小強感受到公平。小強也有自己想要的但是卻不擁有的,所以,他也去「換」而不會去「搶,」因為他自己就不喜歡「被搶」——寧願把最新的玩具都給那女孩先玩……

某種意義上,儘管絕大多數人不願意承認,他們的所謂「友誼」實際上只不過是「交換關係」。可是,如果自己擁有的資源不夠多不夠好,那麼就更可能變成「索取方」,做不到「公平交換」,最終成為對方的負擔。

這樣的時候,所謂的「友誼」就會慢慢無疾而終。也有持續下去的時候,但更可能是另外一方在耐心等待下一次交換,以便實現「公平」。電影《教父》里,棺材鋪的老闆亞美利哥。勃納瑟拉決心找教父考利昂替他出氣並為自己的女兒討回公道的時候,亞美利哥就是「索取方」。許多年後,教父考利昂終於在一個深夜敲開了亞美利哥的門……

所以可以想像,資源多的人更喜歡、也更可能與另外一個資源數量同樣多或者資源質量對等的人進行交換。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公平交易」更容易產生。

事實上,生活里隨處可見這樣的例子。哪怕在校園裏,「交換」本質沒有體現的那麼明顯,但是,同樣性質的行為並不鮮見。比如,某系公認的才子,會與另外一個系裏公認的另外一個才子會「機緣巧合」地邂逅而後成為「死黨」。

俗話常說,「英雄所見略同」,可能就是他們一間如故的原因,所以,他們之間的談話以及任何其他活動往往都會讓他們覺得相互非常「投機」。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

當15歲的沈南鵬和同歲的梁建章第一次相識時,這兩個懵懂少年不會意識到17年後他倆會聯手創造一個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奇蹟。在1982年第一屆全國中學生計算機競賽上,這兩個數學「神童」同時獲獎。不是因為他們兩個要好,才各自變得優秀。而是因為他們各自都很優秀,才可能非常要好,而後命運的碰撞產生絢麗的火花。而反過來,這些被公認為優秀的人,事實上往往並不「低調」,也並不「平易近人」。這並不是他們故意的。他們無意去惹惱身邊那些在他們看來「平庸」的人,只不過無形中他們有這樣的體會——「與這些人交流,溝通成本太高……」除非有一天,這些人終於意識到自己應該保護自己,因為有些誤解根本沒機會解釋。於是,他們開始「謙虛」,他們學會「低調」,他們顯得「平易近人」。

好多年前,我注意到一個現象,當別人求助於我的時候,我內心往往非常牴觸,卻又怕別人說我是所謂的「不夠意思的人」,於是硬着頭皮去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有一次特別受傷的時候,突然一閃念,想明白,原來這種尷尬本質上並不是來自於我沒有「樂於助人」的品性,而是來自於我自己的精力並不足夠旺盛,沒有旺盛到處理自己的事情綽綽有餘的同時,還有大把的時間精力用來幫別人做事。

事實上,我自己根本己經是正在過河的泥菩薩。承認自己能力有限,是心理健康的前提。我掙扎着去學習如何做事量力而行。說起來好笑,自己的智商有限到過去竟然沒想到「量力而行」是如此高難度的行為模式——

1)承認自己能力有限;

2)不怕在別人面前露怯;

3)敢於不去證明自己是「好人」……

 

二、只有優秀的人才擁有有效的人脈

所以說,往往只有優秀的人才擁有有效的人脈。並且正因為這些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要迴避「不公平交換」的企圖,他們才更加注重自身的質量,知道不給他人製造麻煩,獨善其身是美德。常言說,「事多故人離」,是非常準確的觀察。

而那些不優秀的人往往並不知道這樣貌似簡單的道理,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狀況只能使得自己扮演「索取者」的角色;進而把自己的每一次「交換」都變成「不公平交換」,最終更可能使交換落空——因為誰都不喜歡「不公平交換」;每次交換的落空,都進一步造成自己的損失,使得自己擁有的資源不是數量減少,就是質量下降,進一步使自己更可能淪為「索取者」——惡性循環,甚至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還有些人,過分急於建立所謂的人脈,並全然不顧自己的情況究竟如何。對於這樣的人,人們常用一些專門的詞來描述他們,「謅媚」、「巴結」、「欺下媚上」、甚至「結黨營私」等等。這樣的人,往往也不是他們故意非要如此的。他們只是朦朧地意識到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過於渺小,所以,才希望能夠藉助其他的力量。而一個人越是渺小,越是襯得他的慾望無比強烈。

這樣的人特徵非常明顯。其中一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經常有意無意地用親密的方式提及大家仰望的人物,無論他們與「大人物」是否真的存在私交密往。在中文語境裏,他們就會只說名字不說姓氏:李開復不叫「李開復」,在他們嘴裏是「開復」;李彥宏不叫「李彥宏」在他們嘴裏是「彥宏」,沈南鵬不叫「沈南鵬」,在他們嘴裏就是「南鵬」;最近我聽到更恐怖、更另人毛髮驚立的是,「小俞」(俞敏洪),「小鄧」(鄧峰),「大想」(理想)……

整體上來看,人脈當然很重要。不過,針對某個個體來說的話,更重要的是他所擁有的資源。有些資源很難瞬間獲得,比如金錢、地位、名譽,尤其在這些資源的獲得更多地依賴出身和運氣的現實世界裏。然而有些資源卻可以很容易從零開始,比如一個人的才華與學識。才華也好學識也罷,是可以通過努力必然獲得的東西。

一個人心智能力一旦正常開啟,就會發現自己在這個信息唾手可得的世界裏,只要正常地努力,並且有耐心和時間做朋友,很容易成為至少一個領域的專家。努力並不像傳說中的那麼艱苦,只不過是「每天至少專心學習工作六個小時」;耐心卻遠比大多數人想像得巨大,「要與時間相伴短則至少五年,長則二十年」。

許多年後的今天,我又發現另外一個多年前智商平平的我不可能想明白或預想到的事情(當然我現在也依然智商平平,只是多了些智慧):當一個人身邊都是優秀的人的時候,沒有人求他幫忙,因為身邊這些優秀的人幾乎無一例外都以耽誤別人的時間為恥,同時,這些人恰好是因為遇到問題能夠解決問題才被認為是優秀的。

如果,終於有一天,你己經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你會驚喜於真正意義上的有價值的所謂高效的人脈居然會破門而入。你所遇到的人將來自完全不同的層面,來自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不同的方向。而你自己也不再是過去一無是處的你,你不再是「索取者」,你扮演的是「樂於助人」的角色——很少有人討厭善意的幫助,更何況你是被找來提供幫助的呢。

甚至,你會獲得意外的幫助。如果你是一個優秀的人、有價值的人,那麼就會有很多另外優秀的人、有價值的人為你提供幫助。這樣的時候,這樣的幫助往往確實是「無私」的。正如沒有哪個醫生做到救死扶傷之後僅僅因為酬勞太少而惱羞成怒的一樣,那些品質優秀到一定地步,境界豁達到一定層次的人,往往真的可以做到「施恩不圖報」。

因為對他們來講,能夠有機會「驗證自己的想法」本身就己經比什麼都重要,並且可以令他們身心愉悅。然而真正有趣的現象是,被幫助的你也正因為並非尋常之輩,所以一定懂得「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的道理。最終皆大歡喜,只因為「溝通成本幾近於零」,同時的效果自然是「交流收益相對無窮放大」。良性循環。

 

三、打造自己,就等於打造人脈

生活的智慧就在於,集中精力改變那些能夠改變的,而把那些不能改變的暫時忽略掉。專心打造自己,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優秀的人,一個有用的人,一個獨立的人,比什麼都重要。打造自己,就等於打造人脈——如果人脈真的像他們說的那麼重要的話。事實上,我總覺得於人脈導致成功的傳說其實非常虛幻,只不過是不明真相的人只好臆造出來的幻象罷了。

我並不是說,從此就不用關心自己身邊的任何人了,或者說從此就無需與任何人打交道了。善於與人交往也是一種需要學習,並且也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實踐的技能。我只是提醒你,別高估自己,誤以為自己有那麼多足夠的時間可以妥善地處理好你與你身邊所有人的關係。

瀏覽一下你的手機通訊簿里的名字吧,有多少己經很久沒有聯繫過了?這麼多年,我只見過兩三個人回答我說,「最長時間沒聯繫的,也不超過兩個星期。」其中一個還是特別固執而特殊的人,他的手機通訊簿里,總計才有22個名字。

畢淑敏一次曾提到她自己的一件事:……我學心理學課程一事,純屬偶然。朋友XX摔斷了腰椎骨,打了石膏褲,癱躺床上三月。我在自家牆上的掛曆上寫了一行字:」每周給XX打個電話。」我當醫生出身,知道卧床不起的病人非常寂寞,希望能躺着聊聊天。後來我就按照掛曆上的提示,每周都給這個人打電話,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儘管我很忙,還是會多磨成一點時間,讓她開心。後來有一次,她隨口說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教授林孟平到北師大帶學生……我問,我能跟她學習麼?朋友說,那可不知道。後來感謝那位朋友說,我能學心理學,多虧你摔斷了腰。

事實上,真正的關心最終只有一個表現:為之心甘情願地花費時間,哪怕「浪費」時間。這也很容易理解。因為,當你把時間花費到一個人身上的時候,相當於在他身上傾注了你生命的一段——哪管最終的結果如何,反正,那個人那件事都成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不管最後你喜歡還是不喜歡。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所以最終,「真正的好朋友」誰都只有幾個而己。

這實在是一個大到寫兩本書都可以的話題。以下是我的幾個簡單的,但實踐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建議:

 

1、專心做可以提升自己的事情;

 

2、學習並擁有更多更好的技能;

3、成為一個值得交往的人;

4、學會獨善其身,以不給他人製造麻煩為美德;用你的獨立贏得尊重;

5、除非有特殊原因,應該儘量迴避那些連在物質生活上都不能獨善其身的人;

6、那些精神生活上都不能獨善其身的,就更應該迴避了—儘管甄別起來比較困難;

7、真正關心一個朋友的意思是說,你情願在他身上花費甚至浪費更多的時間;

記住,一個人的幸福程度,往往取決於他多大程度上可以脫離對外部世界的依附。記住,一個營銷人的成就,往往在於他個人能力的高低與人脈的寬窄;想提高個人能力,就一定要學習,與精英人群在一起。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均來源於網絡,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處理

實用乾貨 | 行業動態 | 商業案例 | 營銷思維 | 銷售技巧

生意人  businessman99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7616566&ver=906&signature=TULud4N1EknPsHF6tRLUxImV7iJMhMjwbP4rPoLlj-eIFhY7IvXqT5ZJJhiKfm**cOPU1gui6KnJrKuXtzia4BZbVW-cODODPG67EzTS5BOj9o3pjVYyvNl9nxajVTUk&new=1

蘊含獨特CS7創新成分的亮采修護髮膜.為你解決去頭皮屑的煩惱,而且能讓髮絲柔順強韌。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hkcarpet.com/138482.html
轉載請註明:Yvonne 2018-05-30 02:56:19 於 香港國際時事通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