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G牛逼,完虐faker指日可待?

作者:Becky    發表日期:2018-06-29 12:30:14

       「憑什麼我不能登頂韓服第一?」


  一個小房間內,葉凡坐在自己的電腦面前,說的是韓語。

  他身後站着一位美女,但他根本不回頭看一眼。

「因為你是一個中國人,韓服王者第一,必須是韓國人。」

  孫恩娜的語氣不容置疑,就像在命令一般。

「你是SKT俱樂部的經理,是我的老闆,什麼事情我都可以聽你的,但唯獨這次不可以。」

  電腦界面上的LOL遊戲,已經進入讀條界面,葉凡贏了這局就能在韓服賽季末結算前登頂韓服王者第一,對於他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我可以給你加獎金,甚至可以給你升職,不用做選手陪練,怎麼樣?」

  孫恩娜自信地開出了更為誘人的條件。

「把你那可憐的大韓民國自尊心收起來,我只有三個字:不可能!」

  面對誘惑,葉凡決不妥協,甚至覺得這個女人不可理喻,已經讓他感到噁心。

「我這樣無理的要求,都不能引起你的注意?」

  孫恩娜咬着銀牙,說話的聲音很大,就想讓面前的人轉過身來正眼瞧自己一眼,可那人始終不肯轉過身,更別說看她一眼。

「你走吧,這局我的對手是faker,我要專心對戰,請你離開。」

  葉凡起身把孫恩娜拉出門,砰的一聲關上。

  這個過程中,他始終埋着頭,仍然沒看一眼孫恩娜。

  就在孫恩娜失望地要走時,門突然又開了。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韓服王者第一,我這個中國人拿定了。」

  葉凡緊盯着孫恩娜的雙眼,目光堅定且自信。

  砰——這次門應該不會再打開了。

「唯一正眼瞧我的一次,就是為了說這樣的話嗎?」

  面對關嚴實的門,孫恩娜雙眼含淚靜站了三秒鐘後,她才轉身去了二樓,那裏是SKTT1戰隊所有隊員的訓練室。

  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S7韓服結算的時間點,SKT的其他四名隊員已經沒有繼續排位,而是站到faker的身後,密切關注着這場賽季末的韓服王者第一之爭。

faker的rank點數1384分,一樓小房間內的葉凡,是1383分,兩人就差一分,且是對手,這局誰贏,誰就能登頂。

bang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驚嘆道:「沒想到一個月前對LOL什麼都不懂的陪練生,現在已經成長到可以和faker爭奪韓服王者第一了。嘖嘖,faker麻煩咯。」

「反正不能讓一個中國人登頂,faker加油。」胖胖的wolf萌萌地加着油。

「不用擔心,就算葉凡進步神速,也不可能是faker的對手,看faker怎麼虐他的。」bengj對自己的老搭檔很有信心。

「雞哥說的對,葉凡不可能是faker的對手。faker可是用的本命英雄之一——雷電法王,肯定能把辛德拉當兒子打。」

duke說完,所有人都爆笑起來,仿佛已經預見到葉凡跪地求饒叫爸爸的畫面。

  剛上來的孫恩娜擦乾了眼淚,站在一旁關注着,面色冰冷不說話。

faker不語,聚精會神地操作着英雄。

……

  此時,國內的戰旗TV直播平台,OB主播岳不群的直播間,幾十萬觀眾正在等待着一場rank局的開始,這是一場韓服王者第一之爭的世紀之戰。

「老岳,這個『yeshen』是不是中國人啊?」有觀眾打字問主播。

「這個ID用的是漢語拼音,但從來沒在rank中說過話,我只能說疑似中國人。」岳不群說道:「以前我也有注意過他,他無論對線的是誰,都沒有崩過,包括職業選手和韓服路人王在內。他發育、打團、對線各種能力都極強,更恐怖的是每個位置都玩過,而且都玩得非常的好。」

「哇,要是一個中國人就好了,他登頂了韓服第一,是件多麼激動人心的事。」

「很難,」岳不群搖頭道:「我們中國人登頂韓服第一不是沒有過,但是在賽季末最後一天登頂韓服第一的,可從來沒見過。不管怎麼說,能把faker拉下馬,這場比賽就值得我們看。」

  岳不群話音剛落,讀條界面一跳,進入召喚師峽谷。

「開了。」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faker的瑞茲在藍色方,yeshen的辛德拉在紅色方,講道理,辛德拉是counter瑞茲的,因為手長,但是瑞茲在faker的手中就是雷電法王,遇任何英雄對線都能佔據優勢,從他打的職業比賽都可以看得出來,幾乎faker的瑞茲是必ban的。

  一旦放出來,幾乎都會在場上掀起腥風血雨,以至於觀眾對於yeshen的辛德拉其實是沒抱有太大希望的。

  果然,兩人在中路對上線,faker的瑞茲學E清兵,搶2之後顯得很暴躁,一直越過兵線來干辛德拉,導致辛德拉只能遠遠的用Q補刀。

「瑞茲是faker的本命英雄之一,號稱雷電法王啊,辛德拉怎麼打得過呢?」

「那必須的,知道蛇女counter瑞茲吧,但瑞茲在faker的手中就能吊打蛇女。」

「我已經預感到辛德拉要被單殺,你們猜多少級的時候?」

「4級吧,有了2級Q的時候。」

「打野不來的情況下,我猜6級。基本上一套擼完半血,等第二套技能,辛德拉不回去的話,一個大招繞後就解決了。」

OB的視角鎖定在了中路。

  只見繞過兵線之後,瑞茲便不再推線了,而是控制兵線,不輕易讓辛德拉補刀。在OB的視角下,可以看到辛德拉走向了野區。

「他是要去打野,不過也只能這樣了,補不到兵就遠遠的吃經驗,不行去野區打野怪,這樣經驗也不會落下。」

「那有什麼用呢,現在都8分鐘了,faker一個兵不漏補了84個到了6級,他才40個,雖說也快到了6級,但是回城出來,裝備差距很大就是死的節奏。」

「打野呢,為什麼不來幫忙?」

「你還指望打野,特麼也不知道咋想的,選了個努努打野,丫這貨就沒傷害好嗎,怎麼幫?」

「確實,努努走上來,瑞茲W定住擼一套,就是半血的節奏,被對方打野反蹲到了,就是徹底爆炸。」

「沒打野反蹲也無濟於事啊,辛德拉被消耗的血量太多了,再被擼一套,就死了。」

  觀眾議論正歡的時候,就見半血的辛德拉W抓着一顆球走上前去補刀,小兵死了之後到6級,然而此時瑞茲已經不見了。

「瑞茲大招繞後了!」有觀眾激動起來。

  地上一道藍色光圈消失,瑞茲出現,出手就是E技能打出『涌動』效果,接着便是WQ技能打傷害,EWQ完美銜接絲毫不見停頓,手速快到令人咋舌。

  然而就在Q出手的時候,辛德拉已經閃現離開原地,瑞茲的Q技能落空了,不過辛德拉也依然被W禁錮住的。

「我艹,辛德拉的手速竟然比faker還快。」

「要是瑞茲的WE兩個技能都是非指向性的,辛德拉恐怕一個技能都不會中吧?」

「難說,不過EW打出來的傷害,也讓辛德拉夠嗆,只要再中一個Q,就死了。」

「你們覺得辛德拉能靠走位躲過瑞茲的一個Q嗎?」

「這還用說,肯定不可能啊,也不看看是跟誰對線。」

「或許換一個人操作這個瑞茲有可能,但是要知道這個瑞茲是faker的瑞茲啊。」

  所有人都在為辛德拉默哀了,一血誕生只是時間問題。

faker登頂韓服第一,也只是時間問題。

「哎喲我去,這什麼鬼?」就在這時,OB岳不群驚叫起來,「EQ推暈,生死一刻的時候這個辛德拉還在玩EQ,膽子太大了吧?而且還暈住了faker,這才是最騷的。」

  辛德拉的EQ二連在面對貼臉和突進的英雄時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能把傷害打全的同時更能暈住敵人,這個非常的考驗手速,Q需要在E出去之後在E扇形的邊緣放,手速不夠的話暈不到對面,反而秀了自己一臉。

  像『yeshen』的辛德拉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候還敢來一發EQ二連,也難怪岳不群會如此驚訝。

EQ之後,辛德拉並沒有停手,R技能在瑞茲身上打出鋪天蓋地的黑球,接上抓了一顆球的W技能,再加上點燃。

  所有技能放完,辛德拉瀟灑扭身躲過瑞茲垂死掙扎的Q,頭也不回的走了。

Firstblood!

「額,你們看到辛德拉靠走位躲了瑞茲多少個Q技能嗎?」看着絲血的辛德拉,岳不群已經驚呆了,他喃喃地問着觀眾。

「3個,1個閃現躲的,2個純走位躲的。」

「啊啊啊,夭壽啦,竟然有人在faker面前用走位秀了他一臉。」

「我按捺不住了,我要去練辛德拉的EQ二連,太特麼騷了。」

「這個人到底是不是中國人啊?」

「哎喲完了,faker的第一要不保了。」

  一血被辛德拉拿到之後,中路的局勢徹底扭轉,之後辛德拉遊走gank全場,以一己之力盤活了全場節奏,帶領紅色方屠殺了藍色方。

『yeshen』這個ID,定格在韓服王者榜第一的位置上。

  還是那個小房間,葉凡伸了伸攔腰,咧嘴笑得很開心。

「這趟國外旅行圓滿結束,我也該回國了。」

  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葉凡來到了二樓,faker見他上來,立刻上去給葉凡一個大大的擁抱。

「葉凡,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剛剛一致決定,讓你由陪練生成為SKT的訓練生,作為我的候補隊員。怎麼樣,開心嗎?」

faker像個小孩子撿到寶一樣,非常的開心。

「額,等一下。」葉凡,鬆開faker,然後才道:「我是來找經理的,我要辭職。」

「什麼?你要辭職,為什麼?」孫恩娜不能接受事實,「是我剛才太無理了嗎?」

「都不是。」葉凡笑着說道:「我心意已決,麻煩你幫我辦一下離職手續結算下工資,今晚我就回國。」

「你想回國加入戰隊?」孫恩娜一眼就瞧出了葉凡的心理。

「是的,」葉凡點頭道:「中國賽區現在孱弱,缺乏領導者,如果有一位像faker一樣的選手,或許能帶領中國賽區走出陰霾。」

「就你還想成為中國的faker?別以為在rank里贏了一局faker,你就能在職業賽場上打敗faker,你還差得遠呢。」bengj無情地嘲笑起來。

bang等人,也跟着笑了起來,wolf更是嘲諷道:「葉凡,你腦袋秀逗了今天沒吃藥吧?」

faker搖頭不語,可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並不看好葉凡回中國去,更認為他有些自大了。

「隨你們怎麼說吧,反正我回去定了。那麼將來,我們在S系列賽上,再見了。」

  說完葉凡轉身就走,要去財務室把工資結了。

  走了兩步,葉凡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對bengj道:「忘記說了,我不是要成為中國的faker,我是要成為中國的葉凡。」

  葉凡咧着嘴,笑得特別的陽光燦爛,以及——自信。

 懷揣5000塊錢工資以及一個行李箱,葉凡當晚乘坐飛機回國。

  中國上海,電競魔都,一個可以讓夢開始的地方。

  儘管現在是凌晨,夜幕下的上海依然燈紅酒綠、車來車往熱鬧非凡。

  葉凡無心欣賞,人生地不熟的他,只能按照手機短訊里的地址,直接打了個車去到目的地。

「錦秋花園到了。」

  的士師傅提醒了一句,葉凡才從沉思中驚醒,付過錢道了聲謝便下了車。

「這丫頭人呢?不是說好在學校門口等我嗎?」

  葉凡的妹妹葉雨,在錦秋花園裏面租了房子,她在錦秋花園對面的上海大學讀書,葉凡打算先暫住這裏一段時間,反正妹妹租的房子還算大,一室一廳。

  然而左等右等都不見人來,葉凡只得打妹妹的電話。

「催你三年回家你都不回,才等一會兒你就不耐煩了?要不你直接來啡語網咖!」

  電話剛接通,葉雨劈頭蓋臉一通罵,毫不留情面。

  葉凡自知理虧,乖巧的哦了一聲,掛斷電話後向路人問了啡語網咖所在,原來就在前面兩百米處,沒走幾步路就到了。

  因為跟韓國有一個小時的時差,現在國內是凌晨兩點多,網咖里卻依然人滿為患。

  葉凡推開門踏進去,迎面而來的是各種嘈雜的聲音。

「這個逼猴子,你特麼倒是開團啊。」

「煞筆銳雯,還裝大神,被提莫打成狗了。」

「推塔啊,打什麼大龍,凈瞎指揮。」

  聽着群情激奮的聲音,葉凡無語的搖搖頭,掃視了一圈,終於在大廳中央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妹妹。

  可是,這是自己的妹妹葉雨嗎?

  這特麼不是摳腳大媽?

  葉雨赤腳蹲在座位上,頭髮亂糟糟的似個雞窩,不時用油膩的手指對旁邊的人指點江山,爆粗口更是家常便飯,張口就來。

  爹媽給你錢讀大學,直接讀成了網癮少女?

  葉凡有些氣憤的走到她背後一看,得,在玩英雄聯盟。

  拍了一下葉雨的肩膀,葉凡板着臉說道:「走了,回家。」

「你誰呀,誰要跟你回家,滾開,別打擾老娘玩遊戲……哎哎,上啊,我Q到adc了,看我的迴旋踢……啊,真的煩,失誤了。」

  葉雨根本不回頭看是誰,直接開罵,聲音很大,把旁邊的人吸引了過來。

  其中一個身材魁梧,回頭瞪着葉凡,「喂,小子,女孩子的肩膀是你亂摸的嗎?」

  葉凡都不正眼瞧他,扯掉葉雨的耳機,將人拉走。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有病,找死是不是?」

  魁梧男從座位上沖了過來,一把抓住葉凡的手臂,使勁一拉,竟然沒拉動。

「喲,看你瘦不拉幾的,力氣還挺大的。」

  魁梧男嘲諷了一句,提起拳頭就要揍人,葉雨尖叫道:「浩哥,他是我哥。」

  葉雨說完,撲到葉凡的懷裏緊緊的抱住,瞬間哭成了淚人。

  也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葉凡安慰道:「好了好了,別哭了,再哭就成了小花貓了。」

「噗!」葉雨立刻破涕為笑,嗔怒道:「哥,你這三年都跑哪兒去了?問你你從來不說,知不知道我們都擔心你?」

「回去說,回去說。」葉凡拉着葉雨便往外走。

「這局還沒打完呢,好不容易請了大神帶我,打完再走,打完再走。」

  葉雨強調了兩遍,一說到遊戲兩眼放光,根本顧不上哥哥了,轉身坐回去繼續打遊戲。

「現在大神滿大街都是,明天我就找個大神帶你好不好?先跟我回去。」

  現在實在有些晚了,差不多凌晨三點了,葉凡擔心妹妹晚上回去不安全。

  然而他無心的一句話,卻引起了葉雨口中大神浩哥的不滿。。

「小子,說大話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整個網咖,你找一個能打贏我的來,找不出來,你小子給我賠禮道歉。」

  葉凡摸摸鼻子,懶洋洋地憋了浩哥一眼,暗笑現在的人怎麼都喜歡罵別人小子。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瞧不起我?你要不是葉雨的哥哥,我早揍你了。」浩哥指着葉凡的鼻子,心裏特別的憤怒。

  倒不是葉凡說的話羞辱了他,他只是借題發揮而已,本來今天他打算玩得晚一點兒,然後把這個妹子帶去開房的,誰知道冒出一個哥哥來,破壞了他的好事,便惱羞成怒,葉凡說什麼做什麼都能惹火他。

  葉凡雖沒瞧出他的心思,但也看出這貨不是什麼善類,心裏越發堅定了要帶走葉雨。

「浩哥,我哥什麼都不懂,他這人就是這樣,你是大神,別跟他一般見識。」

  勸好了浩哥,葉雨才對葉凡道:「哥,打完這局,我們就回去。」

  葉凡深知玩遊戲的人都不想主動坑別人,於是答應了她,等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在大神浩哥的帶領下,翻盤成功贏下了這一局。

  浩哥得意地朝葉凡哼了一聲,葉凡頓覺無語,尼瑪一個黃金5的局,打了50分鐘才翻盤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浩哥,明天的比賽,你確定能來吧?」臨走時,葉雨期待地看着浩哥問道。

  浩哥仰望45度天空,裝了個大逼,才悠悠道:「不知道哦,明天再看吧。」

「那電話聯繫啊。」

  走出啡語網咖,葉雨抱着葉凡的胳膊,葉凡另一隻手拖着行李,走在去錦秋花園的路上。

「丫頭,以後別跟這種人混在一起,不是什麼好人。」

  身為一個哥哥,就要承擔起照顧妹妹的責任,葉凡開始對葉雨做思想工作。

「哥,你別把什麼人都想像得那麼壞,而且我只是請他幫忙而已,沒什麼的。」

  葉雨嘴上雖然犟,但心裏可是美滋滋的,她知道葉凡是擔心她。

「哼,我是男人,我還不了解男人那點壞心眼?總之你別跟這種人走太近了,還有明天的比賽,也別去了,好好上課去。」

「明天的比賽,對我很重要,必須去。好不容易請到了大神來幫忙,我就一定要拿下比賽,那可是關係到人生大事的比賽。」葉雨揚起倔強的下巴,鐵了心要去。

「到底是什麼比賽嘛,這麼重要?」


「我說了,你可別笑話我。」葉雨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葉凡。

「你別告訴我有個富二代要你做他女朋友,你不同意,然後比賽打賭,輸了你做他女朋友,贏了就讓他滾蛋,是這樣吧?」葉凡隨意猜測道。

  葉雨沒第一時間說話,而是雙眼滴溜溜地看着葉凡,表情顯得很震驚。

「不會吧,我隨便猜的,這就中啦?」葉凡頓時板着臉道:「哪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明天我幫你去揍他。」

  然而葉雨露出了可愛的小虎牙,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騙你的,看你認真的樣子真的很好笑哎。」不過很快笑容便從葉雨的臉上消失,「你猜得也差不多,不過不是我,是我的一個非常好非常好的閨蜜,跟另外一個女的打賭……」

「等等,你讓我捋一捋,你閨蜜和另外一個女的,百合呀?!」葉凡感覺三觀受到了衝擊,要不要這麼開放。

「哥,你能不能聽我說完?」葉雨使勁掐了一把葉凡的胳膊,疼得葉凡齜牙咧嘴。

「好好,你說,我不打斷你。」在妹妹面前,葉凡總是脾氣很好。

「她們倆爭一個男的,都不退讓,那男的沒辦法,就出了這麼個餿主意。我閨蜜呢,又求到了我幫忙,沒辦法,我才去幫她找大神打比賽的。」

「兩女爭一夫!這男的魅力這麼大?那我倒是要去瞧瞧比你哥都有魅力的男人,是誰。」葉凡說着,挺起胸膛,甩了甩頭髮,裝出一副很帥的樣子。

「哈哈哈,哥,你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帥,很騷包。」葉雨忍不住大笑起來。

「有你這麼說你哥的嗎?」責備了一句,葉凡也笑了起來。

  空曠的路上,凈聽到兩人的笑聲。

「我們兄妹倆,好久沒這樣在一起開心的笑過了吧?」葉凡在心裏如是想,有些酸楚又有些溫暖。

  三年了,終於回來了!

  笑過之後,葉雨立刻變了張臉,嘟着小嘴生氣道:「哥,你老實交代,這三年你死哪去了?每次問你,你都不說,也不說在做什麼,搞得爸爸和媽媽都很擔心你。」

  說到這兒,葉雨突然想到了什麼,並威脅道:「我可告訴你,爸爸說了,等你回來要打斷你的腿兒,你要不老實交代的話,到時候我可不幫你求情。」

「過去的事,就別提了,我不是回來了。以後我想說的時候,再給你說吧。」

  這些難過的過往,葉凡始終覺得自己承擔痛苦就好,沒必要分享出來多讓一個人痛苦,也如他說的,都過去了,現在回來的,是一個全新的葉凡。

「哼,」葉雨甩開葉凡的手,站在原地,「你不說,我就不回去了。」

  葉凡沒停,拖着行李吹着口哨繼續走。

「哥!」葉雨跺了跺腳,不情願地跟了上去。

  到了葉雨租的房子,葉凡在客廳打地鋪先將就一晚上。

  第二天中午,葉雨在門口着急忙慌地一邊穿鞋,一邊道:「哥,中午你自己去吃飯,我得趕過去,不然晚了。」

  然而沒有回應,她偏頭一看,客廳里哪裏有葉凡的影子。

「奇怪,人起來了也不知道叫我一聲。」葉雨咕噥了一句,穿好了鞋一打開門,頓時一聲驚叫,門外站了一個人,不是葉凡是誰?

「哥,你一聲不吭的站在門口,很嚇人的知不知道?」葉雨埋怨了一句,便要跑下樓去。

「跑這麼快,不等你哥了?」葉凡笑着道。

  葉雨停下來,回頭道:「哥,你又不會玩LOL,去幹嘛?」

「說不定我能幫上忙呢?走,一起去。」

  葉凡把門關上,拉着妹妹下樓。

  葉雨一邊走,一邊嘟囔道:「哥,我發現你真不害臊。」

「我怎麼了?」葉凡訝異道。

「人家都是妹妹黏着哥哥,你倒好,哥哥黏着妹妹,你說害臊不害臊?」

「喲,你這丫頭,竟然教訓起哥哥來了,忘記小時候是怎麼被我打屁股的?」

  葉凡舉起一隻手,作勢要打。

「額!」葉雨大囧,突然掙脫葉凡的手跑了起來,待跑得遠了還不忘回頭做個鬼臉。

「哼,哥,我告訴你,我已經長大了,休想再打我屁股。」

  葉凡望着她寵溺一笑,小跑着跟了上去。

  等兩人跑到啡語網咖,門口已經有幾個男女學生在等着,大神浩哥赫然在列,臉上沒有表情,跟旁邊的人也不說話,鶴立雞群,仿佛這樣才能顯示他大神的風範。

  看到葉雨出現了,浩哥一臉別人欠他500萬沒還的表情,「怎麼才來?最好速戰速決,還有很多人排隊等着我去帶他們上分,今天我也要衝擊鑽2,很趕時間。」

「浩哥,您已經鑽3了?」葉雨拉着一個女孩子,兩人都興奮起來。

「恩,今早閒來無事沖了下分。」對於兩個妹子的反應,浩哥很滿意,得意地翹起了尾巴,沖那麼高的段位,沒有妹子圍觀,那根鹹魚有什麼區別?

「小蕊,有浩哥這尊鑽石大神在,你就放心吧,一定幫你把李明哲從歡歡那賤人手裏奪過來。」

  葉雨說到「賤人」倆字,都齜着虎牙,恨不得要把那個叫歡歡的女孩子吃掉一樣。

  葉凡在一旁汗顏,這是要上演宮斗劇的節奏?

  這時,浩哥掃視了一圈,不滿道:「怎麼才四個人,還有一個呢?趕緊打電話催催,我可等不了那麼久。」

  葉凡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子,我就這麼沒有存在感嗎?

  這時,葉雨走到旁邊去打電話,不一會兒她便走了回來,有些擔心的望着小蕊。

「怎麼?阿偉沒接嗎?」小蕊緊咬着嘴唇很期待地望着葉雨,等來的卻是沉默,一瞬間,葉凡便看到了她眼裏隱隱有了淚光。

  可以看出小蕊是真的很在乎那個李明哲,如果小蕊是自己的妹妹,葉凡非把那個李明哲揍一頓不可,竟然讓一個女孩子傷心,忒不是東西了。

「那誰,葉雨的哥哥是吧,你會玩LOL嗎?」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0246302&ver=967&signature=fCvE*TnaPQt3NVV0J5S8XzANy1jClc2px6ta05KQokrEVyYfPTD5URRBrRm7NUVED*AzSpqSnwhJNq1RlOpzhl4nEhQFCKV8GL9-*Q0fvOZ*ul3YlD8au9LJSbXmBhWn&new=1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hkcarpet.com/156228.html
轉載請註明:Becky 2018-06-29 12:30:14 於 香港國際時事通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