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那一年,與林查尼的虐戀

那一年,與林查尼的虐戀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 

荒廢了一年的公眾號

終於再一次更新竟然是因為一場地震。


1


7月30日印尼龍目島發生了6.4級的淺源地震,一年前的這一天我剛好從龍目島回到新西蘭。而最近又看到那裏8月5日再次發生7.0級地震的新聞,遇難人數已經超過90人,瞬間心裏一沉。去年我曾花了3天徒步的林查尼火山,此刻也因多次山體滑坡而封山,不知道攪了多少人的火山夢。

果然美好的地方,總要經受很多考驗和磨難。

2


林查尼是一座活火山,坐落在龍目島北部,海拔3726米,是印尼的第二高火山。從一開始看到印尼是個擁有大大小小500座火山的國家時就眼睛一亮,又做了很多功課後鎖定了去挑戰這座大火山中嵌套着小火山的林查尼。

// 登頂成功3726m的林查尼後拍下的第一張照片

看了一些攻略之後發現爬林查尼還是很需要體力的,很多人表示被虐的不輕。最後經過一番斟酌,選了既可以登頂又可以看火山湖的3天2晚行程。一來對沖頂看日出這種事一直有種莫名的迷戀,二來是對那種被狠狠虐了之後又被大自然的震撼撞個滿懷的滿足感很上癮。

// 登山起點註冊時看到的滿是logo的牆面

事實證明,的確很虐,但那份「極限挑戰」後的暢快淋漓和面對萬物生靈的感動遠遠大於所付出的辛苦。更何況,我還遇到了那麼可愛給力的隊友一起「受虐」。

3


第一個認識的小夥伴是個19歲的小妹妹,在窮游網結伴版塊找到的,還在讀大學,印尼語專業,愛踢球愛運動不矯情。第一天腳因為登山鞋不合適磨出了水泡,硬是穿着人字拖爬了3天,全程沒抱怨一直帶着笑,時不時還甩我們其他人兩段路,不禁覺得自己可能真的要進入老阿姨行列了,哈。

// 啟程第一天

2號組員孫同學是笑點擔當,因為突然降臨的年假而隨便定了最便宜機票的目的地,英文不太行所以「勾搭」上又會英文又懂印尼語的小妹妹,直接選擇一路跟着玩也不瞎操心,以至於整個3天的徒步對於他來說每一步都是驚喜。

爬到半途累到不想邁腿的時候聽我們說要這樣走上3天,並在山上露營,還要凌晨2點起床登頂,才終於後知後覺幽幽地說,「哦?我以為就是爬爬山,拍拍照,看看風景那種......」

不過孫同學也是個極其大大咧咧,只要有煙抽,有天兒聊就行的人。每次都能準確揣測到嚮導即將說休息結束繼續上路的信號,然後在那個節點上給上根兒煙,獲得一個煙頭的額外休息時間。孫同學在第二天成功登頂,感嘆突破了自己的極限,被日出震撼,被夜晚的銀河感動,更是從一開始的雞同鴨講,變成了3天後可以用英文和嚮導聊閒天兒的水準。

// 猜猜哪個是可愛的孫同學

最後一個小夥伴是L,出發前一晚匯合時L是最後一個到的,他那肌肉+紋身的第一印象導致孫同學悄悄在我耳邊說,「我感覺他很厲害的樣子耶,我們可能得給他拖後腿了。」 事實上一路上也的確基本上是L在開路,嚮導在後面斷後。但登頂最後200米如同登天一樣,L一度跟我說你先上去吧,我實在有點撐不住了。最後卻在我登頂沒幾分鐘後就笑着出現在山頂的一片日出之光中,他說嚮導跟上後給了他一塊巧克力,吃到嘴裏瞬間像被充了滿格電一樣竄上來了。


那一刻,一小塊巧克力簡直是救命人丹。

// 沖頂時前方開路的L  

L也是個愛玩的人,對一切都充滿好奇,對世界萬物都充滿感恩之心。我們現在已經互相種草了各種目的地,我安利他潛水,他又無意中安利了身邊一大票人成為了潛水員,笑稱一不小心落進了傳銷組織。

那三天很辛苦,靠的是大家天南海北的聊天來調節疲憊感,累到爆炸的時候互相鼓勁,把彼此設為目標,一段一段地完成整個行程。第一晚在營地看着被夕陽餘暉映着的山頂,每個人都詞窮着重複着「好美啊」,「天啊怎麼可以這麼美」。外面狂風四起的時候一起躲進一個帳篷里吃炒飯喝熱茶,晚上又忍不住把自己捂嚴實走出帳篷,一起看頭上似乎觸手可及的銀河。

//  第一晚的營地,和被日落和雲海美呆的我們  

四個初次相識的人雖然性格迥異,故事不同,卻冥冥中有種各司其職的感覺,齒輪咬合的特別合適,完美地滿足了天時地利人和。

4


3天的徒步,第一天走了8小時,純上升,第二天強度最大,走了12小時,包括登頂,下山回營地,繼續下降去野溫泉,最後上升到另一個營地,而第三天大概6小時,純下降。

//  我們路線是先走黃線再走橘線

這三天爬的路都是各種沙石、岩石、土路、峭壁等等,所以登山杖、護膝必備。全程的食物和帳篷、睡袋這些東西都是由背夫來幫忙背的,自己需要帶的是隨身的一些行李和裝備,最主要的是足夠的飲用水、保暖的衣物、防曬品和一些補充能量的小食。

各類保暖褲保暖內衣,在今後也許還會不斷的拓展主要產品,不斷改革創新,走上合適的發展之路,促進雞仔嘜品牌的發展壯大,促使公司取得優異的成績。

//  全程路都不是很好走,登山杖必備

山上這些背夫、嚮導以及長期上上下下運送食物貨物的人非常辛苦。我和L在休息時有去嘗試去架起背夫的扁擔包,結果完全架不起來,而他們卻光腳背着這些東西日復一日地在山中穿梭。

或許林查尼給予了他們一些機會和生活的期待,但他們也在用每一寸肌肉每一滴汗水去作出回應。

//  背夫的負重難以想像

**


第一天起初只是覺得很暴曬,慢慢開始有了上升之後會開始覺得吃力,但同時徒步本身也是會有一個節點,到了這個體力節點之後肌肉反而會有了慣性,後面慢慢走起來會變的機械很多。但是不得不說雖然我提前有堅持跑步、去健身房,可這第一天走到半後段還是開始腿抖,很多路段非常陡峭需要手腳並用,因為天氣很熱消耗量極大。

//  攀爬過程中覺得最重要的是如何關注自己的呼吸

但徒步的樂趣也在於此,在走的過程中會慢慢感受自己的肌肉力量,會嘗試去調整呼吸找到一個最合適的頻率,會心裏為自己設立階段性的小目標,當整套的自我感知和自我激勵體制形成後,就會像一個模版一樣開始重複運作,疲憊感開始轉為一種很有動力的追求感。

//  爬到營地發現雲就在手邊

再加上和同行人聊各種有趣的話題,聽到身邊路過的每一份鼓勵,以及最重要的,四周變換的樹、太陽光影,遠方忽隱忽現的火山,不同叫聲的鳥鳴,甚至不同形態的石頭,都變成了一種附着的帶來愉悅感的東西。體力上似乎一直在消耗,但心理上的一些變化讓整個過程變得越發具有成就感,以至於最終抵達營地的時候,頭腦的興奮遠遠佔了上風,脫掉登山靴解放雙腳,望着眼前的雲海和夕陽餘暉,有了一種出離神遊的狀態。

//  雲之上山之巔

//  我們的營地

//  帳篷望出去的角度

//  6個小時的努力在這一刻覺得值得了

第二天其實是最挑戰的,一切從凌晨2:30起床開始。

前一晚雖然帳篷外風很大,但因為體力消耗巨大,我依然在睡袋裏睡的很踏實。凌晨起來吃了一點簡單的能量補給,喝了些熱茶暖暖身子,便開始了登頂之旅。

//  凌晨的營地,肉眼其實可以看到滿眼的繁星和銀河

大部隊都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出發,我們同行的小妹妹因為腳受傷只好忍痛放棄了這一段。這個時候天還是完全漆黑一片的,一切只靠每個人頭頂上的頭燈,事後覺得這樣其實最好,什麼都不用想,眼睛只需要盯着腳下這小小一塊被燈照亮的土地,再陡峭也好,再難走也罷,因為眼下已知的只有這麼多,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集中了,反而變的簡單。

//  中途休息的登山者

隨着海拔的升高,溫度越來越低,再加上風也不小,阻力很大。不像前一天在陽光籠罩下大家還會聊一聊天,在這個漆黑冷風吹的登頂時刻,只能聽到每個人不同頻率的呼吸聲和偶爾傳來的加油打氣聲。

//  天開始亮起來了

我還記得那種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很清冷,在凌晨3、4點鐘的時候有一種神聖感。我在心裏想像着如果此刻另一個我在空中俯視我自己,會是什麼樣。前一天坐着卡車車斗里望着遠處的山尖尖,驚訝於自己1天後就會爬到那裏,而此刻我就在朝聖它的路上,越來越近。

//  太陽冒出了腦袋

最艱難的是最後的200米,坡度接近70度,已經爬了3個多小時,體力開始接近極限值,路也全部變成了火山沙石,很難吃上力,基本走上一步就往下滑半步。我們原計劃是希望可以在山頂看日出,但在這最後200米的時候,發現天際已經開始泛紅,前方每一個上上下下的身影都開始變的清晰起來。

//  最艱難的200米

當時看到一些登山者乾脆停下了腳步,裹着衣服坐在沙石上,登山杖扔在一邊,面向太陽升起的方向,眼睛裏閃着光。我索性也不着急了,如果已經有些遲到,為何還去趕路而錯過這一刻的美好呢?轉過身望着東方,突然看到那一輪紅日的顏色愈來越深,一點點升高,帶出來的那片光就像一個巨大、溫柔又有力的擁抱一般,結結實實地把這片山河大地,以及我們這些在攀爬的渺小的人兒攏在懷裏。

//  在3000米之上,停下腳步感受晨光

那一刻,是我第一次完全沒有意識沒有徵兆的,因為一場日出而留下了眼淚。感受到淚水滑過臉頰的時候我趕緊下意識拿手擦掉,望向走在我前面的L,發現他也紅了眼眶。

//  最愛的一張

後來讀過一篇文章,裏面有一句話的時候瞬間聯想到林查尼登頂的這一刻。「看到雲在手掌邊翻騰,日落從山巔上傾塌,恨不得在冷風裏奔潰大哭,因為覺得太幸福,這是任何兒女情長都給不了的幸福。」 還能說什麼呢?那種感動真的如此,矯情都可以變得那麼大氣!

//  面對如此,語言的確變的很蒼白

最終我們還是登了頂,站在3726米高的頂峰,天地於手掌間,清澈的火山湖悠然地坐落眼下,我突然發現自己此刻反而沒有想像中的激動。後來想了想,最感動和最震撼的,反而是之前那200米。

就好像當我們一直為一件事情費盡心思努力,最後終於目標實現,本以為會是一場盛大的徹夜狂歡,卻發現只變成了往事如煙,倒是對那段最充實最緊張的日子不能釋懷,滿是懷念。

//  登頂的人群

//  山下的火山湖

那一天後面的行程強度同樣極大,從山頂回到營地後吃完早飯,然後先是一路下降,為了去泡野溫泉。過後則是新一輪的600米上升,沖向當晚的營地。這一路上升坡度很大,多數為各種大小不一的岩石,很多時候要手扒着腳蹬着才能上去,因為時間很緊張,為了趕在天黑前抵達營地,最後每個人都覺得像是一場浴火重生。

//  那艱難的200米,下山時也並非易事


//  從營地一路下山到火山湖

//  雖陡峭但風景絕佳


//  大火山中鑲嵌的小火山

//  迷霧之後就是野溫泉

這一天似乎一直在挑戰自己的極限,好幾次覺得已經到了頂峰值,無法再用力了,結果發現再堅持一下又是可以的,一路在刷新對自己身體的認知,當最後在餘暉中看到我們的斜扎在山上的帳篷時,突然有點不相信這一整天12個小時的攀爬,似夢非夢。

//  第二晚的營地

**

最後一天則是純下降,心心念着下山如何洗個痛快的熱水澡,如何踏踏實實吃上一頓飯,腳步竟然有了輕盈到飛起的錯覺。


你看,其實我們一直對生活的要求都可以如此簡單。

5


3天的徒步之後我們4個人都像得道升仙了一般,之後酒店和機場下每一級台階都覺得是場考驗。回到文明世界後仍然有點恍惚,倒是腿腳的酸痛在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真實地發生過。

我一方面覺得很滿足,一方面也覺得很不舍。對那份賣力攀爬後看到體會到的大自然之力感到滿足,對那個可以一直堅持努力,只需要一雙登山靴一副登山杖就可以電力滿格的自己感到不舍。

//  登頂的那200米應該是最大的滿足,和不舍吧

想起之前看亞洲第一個完成長距離徒步三重冠的女生張諾亞說過,長距離徒步對於她來說最吸引的一點是,當你選擇去完成的時候,只能選取最最需要的東西在身上,然後就會發現你真正需要的東西其實並不多,都是最基礎的需求,放棄了很多平時為此忙碌卻並非真的有用的東西,而捨棄後反倒得到了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思考和感受。

這麼看來,徒步好像真的像是一場修行。


6


最後附上一些乾貨信息,但不知道地震後的林查尼何時才能恢復正常,真心祈禱經歷這些破碎後,它可以依然美好。

  • 登山季節:4-11月旱季可徒步,12-3月雨季禁止登山

  • 套餐選擇:

    2天1晚-第一天從senaru上山,到senaru rim露營(2641米),第二天一早看日出後下山。

    3天2晚 -第一天senaru上山,到senaru rim露營(2641米),第二天下降到湖邊泡溫泉(2000米),再上升到sembalun rim露營(2639米),第三天凌晨沖頂看日出,早飯後下山。

    3天2晚(我走的行程)-第一天從sembalun上山,到sembalun rim露營(2639米),第二天凌晨沖頂看日出,後下降到湖邊泡溫泉(2000米),再上升到senaru rim露營(2641米),第三天早飯後下山。

    4天3晚-行程與3天2晚一致,多一晚湖邊露營,相對時間充足一些,輕鬆一些。


  • 套餐價格:每個登山公司不太一樣,人越多價格會相對便宜一些,我在網上找的Rinjani Fun Trekking,3天2晚套餐價格為$230美金。


  • 必備:遮陽帽、防曬霜、衝鋒衣、抓絨保暖衣、登山鞋、登山杖(可租賃)、保暖手套、頭燈

    • 備註:徒步過程中最痛心的是因為越來越多的登山者慕名前來,營地附近的垃圾很多,在日出日落、銀河雲海對比下尤其刺眼。所以請大家一定一定提醒自己,告誡小夥伴不要亂扔垃圾,留下腳印和汗水,帶走照片和感動就好。



Hey

世界太大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3809342&ver=1050&signature=XWsEUjkU44n7BPwFin6HFZCwbfNp*aQksXnc-RhvlnkwgTNnp6fwq8rnsO2DyEVdakXeMMYXwuk-aUbGOid1VXoikIZ*wxHFZsEU6AfXUlC7f2Y*sgJIiJMC-P6XF8JK&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kcarpet.com/171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