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殺情婦汽油焚屍 副省級高官死刑覆核拒不認罪

作者:Lareina 时间:2017-03-30 17:53:02 標籤: 分類:

原標題:槍殺情婦汽油焚屍 副省級高官死刑覆核拒不認罪

【財新網】(記者 單玉曉)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因犯故意殺人、受賄、非法持有槍枝彈藥、非法儲存爆炸物四宗罪,相繼被山西太原中院、山西高院宣判死刑立即執行。財新記者獲悉,目前最高法院刑五庭正在覆核該案,承辦法官已訊問被告人趙黎平。

現年66歲的趙黎平不僅是副省級高官,還是高級警官。他在內蒙古公安系統浸潤33年,自2005年起擔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廳長,至2012年7月改任自治區政協副主席,案發前已退休。若死刑被核准,趙黎平將是中共十八大後首個因殺人而伏法的貪腐高官。

一審、二審裁判要點及多方信源證實,偵查人員在求救、槍殺、焚屍及拋物現場提取的血跡、DNA、物品等指向趙黎平作案,警察及目擊證人稱被害人李某某求救時明確說趙黎平要殺她。但趙黎平始終不認罪,這位昔日地方警長在兩次庭審及死刑覆核階段都表示,該案沒達到死刑案件嚴格證據標準,辦案程序違法。這一辯護觀點並未獲得二審法庭的認可,而是迅速得出維持原判的結論。目前該案已進入最終的死刑覆核程序。

一審認定趙黎平故意殺人罪名成立

2015年3月22日深夜,內蒙古警方證實,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涉嫌故意殺人被公安機關羈押,案件正在偵查。據知情者當時透露,被害者是一位26歲女性,家住赤峰市松山區,趙黎平3月20日晚駕車到赤峰市將其追殺,死者臨死前曾電話報警,殺人後,趙黎平隨即將屍體裝入自己奧迪車的後備箱,離開赤峰市,並半路上拋屍、焚屍,後被警方攔截,死者屍體在赤峰市松山區當鋪地滿族鄉某處找到。

2015年3月24日,內蒙古赤峰市公安局紅山區分局以趙黎平涉嫌故意殺人罪向赤峰市紅山區檢察院提請批准逮捕。次日,紅山區檢察院批准逮捕趙黎平。7月31日,中央紀委對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2016年2月,趙黎平涉嫌故意殺人、受賄、非法持有槍枝、彈藥、非法儲存爆炸物一案,經指定管轄,由山西省太原市檢察院審查起訴,後提起公訴。

2016年2月5日,經最高法院指定管轄,山西省太原市中級法院立案受理趙黎平故意殺人罪、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枝彈藥罪、非法存儲爆炸物罪一案,於9月11日至13日開庭合併審理此案。除控辯審三方外,還有一名鑑定人及一名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參加訴訟。

檢方指控:趙黎平和被害人李某某在交往中產生矛盾,趙黎平為擺脫李某某糾纏而起意殺李。為此,趙黎平準備了六四式手槍、轉輪手槍及子彈等工具,在成功追殺李某某後,用汽油焚屍滅跡,駕車逃跑過程中被警方抓獲。

檢方稱,2015年3月19日16時許,趙黎平駕駛懸掛蒙K87643車牌的黑色奧迪車從呼和浩特出發,20日凌晨到達李某某所在的赤峰市。20日九時許,趙黎平和李某某約定在赤峰市紅山區赤峰北路高速口南側立交橋附近見面,爭吵時,趙黎平用轉輪手槍向李某某射擊未逞,又用槍身擊打李某某頭部,李某某掙脫後跑到立交橋東側橋面上,攔停一輛白色起亞車,並向車內三人求救,直呼內蒙古公安廳原廳長趙黎平持槍要殺她。趙黎平趕到後,持槍威脅起亞車內人士不要管自己家事,李某某趁機駕駛白色起亞車逃離,趙黎平駕車追趕。逃離過程中,李某某用手機撥打110報警並給家人打電話稱趙黎平持槍要殺她。

此後,趙黎平駕車將李某某所駕車輛逼停在赤峰市松山區百合新城小區一棟家屬樓下,持六四式手槍朝李某某射擊,擊中李某某胸部。而後,趙黎平將李某某拖到奧迪車內,駕車至赤峰市松山區當鋪地滿族鄉新井村一個在建停車場內。趙黎平將李某某放在停車場南側土坡下,持六四式手槍朝李某某頭部射擊兩槍,後潑灑汽油焚燒屍體,並用建築垃圾掩埋。趙黎平將作案手槍等物品丟棄,後更換奧迪車車牌,駕車逃跑。3月21日7時許,警方在赤峰市克什克騰旗一收費站處將趙黎平抓獲。經鑑定,李某某系因槍彈致胸部貫通創、雙肺破裂急性大出血死亡。

趙黎平曾在偵查階段辯稱,他並非故意殺害李某某,他把李某某的車逼停後,拽她下車,但李某某不願意,往車裡右側後方躲,後突然從衣兜里把六四式手槍掏出來,趙黎平和李某某搶槍過程中,手槍走火致李某某死亡。而在庭審中,趙黎平進一步辯稱李某某是被她的前男友自帶轉輪手槍所殺,並指責偵查人員採用刑訊逼供方法取得他的13次有罪供述,要求法院排除這些非法證據。

趙黎平的辯解未被法院採納。2016年11月11日,太原中院一審宣判:趙黎平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200萬元;犯非法持有槍枝、彈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犯非法存儲爆炸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數罪併罰,決定對趙黎平執行死刑。

太原中院認為,趙黎平持槍追殺並在居民區開槍殺死李某某,拋屍時又向李某某開槍射擊,並用汽油焚屍滅跡,殺人性質、情節特別惡劣,手段特別殘忍,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大、影響極其惡劣,且拒不認罪,應當依法嚴懲。

另據財新記者了解,趙黎平家人在一審開庭前主動給予李某某家經濟補償,法院准許李家撤回對趙黎平的附帶民事訴訟,但認為就趙黎平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而言,被害人諒解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

現場勘驗檢查筆錄及證言

消息人士還透露,一審開庭時,公訴人出示了偵查人員在槍殺、焚屍、拋物及抓獲現場所做的勘驗、檢查、提取的筆錄和相關證言證言,控方認為這些證據確實、充分,能夠鎖定趙黎平是殺害李某某的兇手。

控方證據顯示,2015年3月20日21時許,赤峰市公安局紅山區分局指揮中心接到於某電話報案稱,在紅山區橋北鎮高速收費站附近,有一名女子頭面部有血、披頭散髮,該女子將其乘坐的汽車攔下,向其求助,稱有人要殺她,後該女子乘人不備將其汽車開走;約20分鐘後,該中心又接到一女子電話報警稱,在松山區某小區,內蒙古前公安廳長趙黎平持槍要殺她,讓快點兒救她;隨後自稱女子的母親、姐姐再次重複報警。偵查人員到該小區後,發現地面有血跡,疑為槍擊現場,初查後確定報警人為被害人李某某。

3月21日7時許,特警隊員發現牌照為蒙A11596的黑色奧迪A6車疑似嫌疑車輛,攔截盤問後,發現車體多處出現刮蹭痕跡,車身有碰撞後留下的痕跡,車門處有零星血跡,駕駛員自稱趙黎平。趙黎平被移送至赤峰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當日,赤峰市公安局指定紅山分級管轄趙黎平涉嫌故意殺人一案。

偵查人員提取物證的筆錄及照片顯示,槍殺現場地面上有可疑血跡、起亞汽車內有多處可疑血跡、焚屍現場提取的石塊上有可疑血跡,拋物現場提取的一個汽車腳踏墊、一個汽車灰色座墊、兩個汽車灰色靠背墊上有可以血跡,趙黎平右手拇指、無名指甲末端擦拭物上有可疑血跡及DNA,這些血跡均來自被害人李某某。

證人於某、李某、宋某的書面證言稱,案發當晚,李某某在高速路上求救時,追來的奧迪車男子拿著手槍指著證人李某說這是他們的家屬,不要管。由於當時天黑,那個男子戴著帽子,三位證人無法辨認出該男子。於某證明,李某某說要殺她的人是原公安廳廳長趙黎平,李某證明,那個女子說要殺他的人是原公安廳廳長姓趙,宋某還用手機錄下這段李某某呼救的過程。

偵查人員從李某某被槍殺時的起亞車內提取了證人宋某用手機錄製的影音文件,由於當時天黑,只能聽清說話聲音。聲音顯示,被害人李某某向證人宋某某等求救,稱前公安廳廳長趙黎平要殺她,是因為感情上的事,趙黎平從呼市過來,拿著槍,她頭上的傷都是趙黎平用槍打的。

李某某駕駛起亞車逃離後,被逼停至赤峰市松山區百合新城小區一棟家屬樓下,後被趕來的奧迪車男子槍殺。目擊證人王某樂當時正在小區玩耍,他稱一輛白色起亞車從小區北門過來,開到死胡同里車停下,又從小區北門近來一輛黑色奧迪車,停在白車後面。從黑車上下來一個穿迷彩服的男子,手裡拿著槍,跑到白車駕駛位旁邊,從窗戶的位置對著駕駛位開了一槍,但王某樂當時沒聽到玻璃碎的聲音。

另有槍殺現場目擊證人王某稱,他聽到「咣」的一聲撞車的聲音,緊接著又聽見「砰」一聲疑似槍響,他跑下樓,看到一男子從白色越野車駕駛室位置拎下一個人,「被拎的人沒看清楚是男的還是女的,就看見那個人一動不動」。

財新記者了解,為確定證人王某樂能否在當時環境和位置下看清作案人下車後掏手槍向白色起亞車駕駛員位置開槍射擊的動作,偵查人員進行了偵查實驗,結果是可以看清。

李某某被槍殺後,其屍體被焚燒,兇手丟棄了作案工具。在焚屍現場,偵查人員在土坡下發現李某某屍體上覆蓋大量土和磚塊,周圍散落建築垃圾磚垛塊,屍體及周圍土壤散發有汽油味。警方還在土坡下發現一枚彈頭和兩枚彈殼,在屍體附近原物提取一個白色尼龍袋。在拋物現場,偵查人員提取有紅色血跡附著的迷彩服上衣、迷彩膠鞋、汽車後排座墊、綠色膠面手套,手套內的物品有李某某身份證、姓名趙黎平的火車票一張等。

拋物現場提取的兩個紅牛飲料瓶表面附著物的DNA、奧迪汽車內側提取的黑面白里口罩內側表面附著物,三星黑色手機表面附著物的DNA均來源於趙黎平;拋物現場提取的女士上衣表面附著物檢出混合DNA分型,其中包含被害人李某某的DNA分型;拋物現場提取的包裹槍彈的白色塑料薄膜上有一枚手印與趙黎平右手食指指印為同一人所留。

此外,偵查人員還從李某某手機中發現她與趙黎平有曖昧內容的通信和通話錄音文件,在2014年底的幾次通話記錄中,李某某發現趙黎平與金姓女子交往並贈與房產等原因,二人激烈爭吵,李某某表示要向中央紀委舉報趙黎平,向趙黎平索要財物,二人矛盾激化。案發前,李某某與趙黎平多次通話。

控方認為,趙黎平是殺害李某某的唯一兇手。

趙黎平拒不認罪

財新記者了解,趙黎平在偵查階段供述的案件經過與檢方指控的部分事實吻合,但他不承認故意殺害李某某是其所為。

據趙黎平供述,他與李某某有不正當男女關係,案發前,倆人關係緊張,因為李某某總是向趙黎平借錢且數目很大,還拿一些事情要挾他,並錄下倆人的通話。趙黎平坦陳,李某某憑藉兩人感情關係,把他折磨得「什麼也不是」,等他看清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案發當晚,倆人在約好的地點見面,李某某上車後就向趙黎平借400萬元,並稱會在網上炒作,給趙黎平製造負面影響,由此激化倆人之間的矛盾。

趙黎平稱,雙方車輛停在小區後,他下車把李某某駕駛室那側的車門拽開,拽她下車,但李不願意,往車裡的右側後方躲,趙黎平就用右手拽李某某的左臂。這時,李某某突然從衣兜里把六四式手槍掏出,趙黎平就和她搶,在搶槍過程中,當時槍在兩人中間,走火了,只聽李某某大叫一聲,覺得槍打到了她身上,但是具體子彈打到什麼位置沒有看清。

之後,趙黎平從李某某手裡把槍拿過來,把她拖放到奧迪車后座上,開車拉著她,想送她去醫院。出小區後,趙黎平駕車走到市區一個不認識的地方,看見李某某沒動靜,感覺她應該死了,在一個村子附近,把她抱到路邊土坡下。趙黎平爬到路邊土坡上抽菸,越想越氣,恨自己對李某某沒能把握住,沒有能力把倆人之間的矛盾擺平,還恨李某某貪得無厭,為了泄憤,趙黎平拋屍、焚屍。

但在庭審中,趙黎平稱這些供述是在偵查人員逼供、誘供、威脅的前提下作出的,法院不應作為定案證據,一審判決沒有採納趙黎平的辯解。在得知一審死刑立即執行的判決後,趙黎平擬寫了近萬字上訴狀,拒不承認判決書內容。

趙黎平稱,一審判決書無法形成完整確鑿的證據鏈,自己沒有殺害李某某的犯罪動機,一審法院在沒有啟動非法證據排除且沒有證人出庭的情況下,認定其犯故意殺人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趙黎平在上訴狀中寫道:證人李某等三人的證言稱,看見作案人40歲左右,操赤峰口音,這與他本人身體特徵完全不符,而且三位證人無法辨認誰是作案人;六四式手槍是建檔公務用槍,易於追查來源,如果使用,必會暴露持槍人,「我是有經驗的老警察,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冒著被社區監控攝錄直接暴露自己的風險而使用該槍。」趙黎平說。

一審判決稱趙黎平駕車到鄉間便路上將作案時的衣、鞋、車內物品及被害人衣物等拋棄,將兩支手槍及子彈包裹後藏匿在土坑內,將車牌更換後逃跑。趙黎認為,這一認定不實,原因在於,自己並不熟悉當地的地理環境,不可能在夜間找到這些偏僻處,這說明實施拋物行為的人並不是趙黎平,而是熟悉當地道路及城鄉環境的當地人,這和證人李某等人說的作案是操赤峰當地口音相吻合。

辦案程序方面,趙黎平則辯稱他的13次有罪供述有疲勞審訊、刑訊逼供之嫌。同時辯稱,該案中轉輪手槍、蒙K車牌、汽油等重要物證都是用分析推理的方法認定為作案證據,這與刑訴法第49條「證據必須經過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根據」的規定相符,不能因為偵查技術水平低就降低證據標準。

控辯交鋒

不承認殺人也不服死刑判決,趙黎平很快向山西省高級法院提出上訴,要求改判無罪。二審期間,他更換了辯護律師,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趙運恆、馬俊出庭為其辯護。由於趙黎平及律師均熟諳刑偵實務和辯護技巧,控辯雙方的交鋒頗具專業性和戲劇性。

開庭前,趙運恆申請目擊李某某求救的三名證人和13名辦案警察出庭作證,申請法庭調取未隨卷移送的審訊錄像與筆錄、太原市第一看守所與趙黎平同監羈押人員的證言等,還申請法院啟動非法證據排除。

2017年2月22日至23日,山西高院二審公開開庭審理此案,法院同意趙運恆的部分請求,啟動了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允許證人李某及兩名辦案警察出庭。但法院始終沒答覆是否有必要調取律師申請的其他證據。

趙運恆對財新記者表示,他在庭審中提出三方面辯護意見:一方面,原審判決引用的趙黎平庭前供述有疲勞審訊、所外提審之嫌,審訊期間有多次使用手銬壓入其手腕的刑訊行為,依法應當排除,不能作為定案根據。趙運恆在法庭上說,偵查人員把趙黎平送入看守所後,又以所外辨認名義將其帶到公安局訊問13小時,脫離看守所監管,趙黎平說自己在這一過程中手腕受傷,手腕傷情仍在。

兩名出庭作證偵查人員對此解釋稱,辦案過程中,趙黎平接受首次訊問時身體正常,公安機關保證了趙黎平吃飯、上廁所、休息等基本權利,趙黎平在偵查人員出示證據後做了部分有罪供述,偵查人員始終依法訊問趙黎平,沒有刑訊逼供。偵查人員還播放了赤峰市公安局辦案中心的首次訊問錄音錄像為證。

偵查人員還稱,趙黎平上訴狀中提出的2015年3月22日羈押入赤峰市松山區看守所時,趙黎平體表檢查見左第四、第五掌骨處瘀青,右小腿有陳舊傷,其他未見異常。2016年4月6日羈押入太原市第一看守所時體表未見明顯異常。

山西高院二審開庭審理後認為,偵查人員不存在採用刑訊或變相刑訊等非法手段取證的行為,趙黎平在偵查階段所作13次有罪供述取得合法,辨認現場筆錄、證人證言收集合法,公安機關對提取的可能與案件有關的物證均按規定送檢、鑑定,相關證據已附卷並隨案移送,對不能提取、無條件提取,不具備鑑定條件,無鑑定結果的證據已作相關說明,不存在偽造、隱匿證據的情況,本案全部證據均來源合法、形式完備、內容真實,可以作為定案證據。

另一方面,趙運恆提出,偵查人員出具的部分關鍵證據系非法取得,不能作為定案根據。

趙運恆對比證人書面證言並在庭前取證後發現,三名目擊證人於某、宋某、李某在案發當晚的原始證言中均一致證實作案人40歲左右、身高一米六到一米六五、赤峰本地口音等,這與趙黎平的體貌特徵相去甚遠,無法吻合。另據趙運恆介紹,他曾在二審開庭前去赤峰取證並拍攝錄像,證人李某堅稱案發當晚天黑,無法判斷高速路兩個車道之外的奧迪車內是否有別人。而二審開庭時,李某出庭作證則稱他看到奧迪車上除了下車男子以外沒有其他人。

對此,山西高院認為,三名證人對每次詢問筆錄均核對確認,證人由於認知、記憶、表達等因素,多次作證內容不完全相同,存在補充、修正等情形,符合言詞證據的特點,對於修正的證據,李某二審當庭的證言與其庭前證言一致,因此,偵查人員詢問合法。

山西高院稱,該案中的其他定案證據均經一審舉證、質證,公安機關依法全面收集與案件事實有關的證據,對具備鑑定條件的證據均按照相關規定予以送檢,無證據顯示偵查人員存在偽造、隱匿證據的情形。本案全部定案證據均具有合法性、客觀性、關聯性。

趙黎平的辯護律師還提出,該案無法排除第三人作案或本案屬於共同作案的可能,控方證據無法證明趙黎平的殺人動機,一審判決以李某某與趙黎平兩段電話錄音為證據證實趙黎平存在殺人動機,系主觀臆斷。

據趙運恆分析,排除趙黎平被疲勞審訊、所外提審、刑訊逼供所得的有罪供述後,大量監控鏡頭和證人甚至追擊的警察均證實無法看清奧迪車裡有沒有另外一人, 「退一步說,至少存在趙黎平和第三人共同作案的可能性。根據死刑案件的證據證明標準,死刑案件必須查明有無共同犯罪,以及共同犯罪人的各自地位、作用。」他說。

山西高院經審理認為,雖然趙黎平在偵查階段後期及庭審中翻供稱犯罪系李某某前男友所為,有直接證據證明趙黎平一人實施故意殺人犯罪。110報警錄音、證人宋某手機中的影音文件和證人李某等人的證言,李某某生前多次求救時均陳述趙黎平要槍殺她,從未提及第三人作案,目擊證人李某和王某樂也能證明,奧迪車上出了持槍下車的男子外沒有其他人。此外,有大量客觀證據證明趙黎平與故意殺人事實的關係。

綜上,二審法院認定趙黎平具備殺害李某某的犯罪動機,在案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足以認定故意殺人事實系趙黎平所為,不存在第三人作案的可能。

二審庭審結束後第四天,2017年2月27日,山西高院公開宣判,裁定駁回趙黎平上訴、維持原判。彼時,66歲的趙黎平還沒來得及一頁頁簽完二審庭審筆錄,法院也沒要求律師提交書面辯護詞,裁判到來之快,令趙黎平頗感意外。

根據刑訴法規定,高級法院判處死刑的二審案件應當報請最高法院核准。財新記者了解,趙黎平案目前已報請最高法院核准,最高法院刑五庭法官負責承辦。■

(財新記者周淇雋對本文亦有貢獻)


本文来源:https://read01.com/jkLK4z.html

Copyright@2016 share.goldlinkage.com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