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審了一圈回到原點?雲南保山一民告官案件提起申訴

審了一圈回到原點?雲南保山一民告官案件提起申訴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原標題:審了一圈回到原點?雲南保山一民告官案件提起申訴)

記者 熊波 實習生 王莉 周彥君

雲南網訊保山龍陵縣的王玉平打了一場民告官的官司,他認為36年前自己出錢購買的土地,使用證上的名字成了弟弟家的,這事龍陵縣政府有責任。一審認定縣政府存在錯誤和違規,判決撤銷縣政府頒發土地證的行為。但案件被保山中院發回重審,判決來了個大反轉,認定政府頒證行為符合程序。之後原告上訴,保山中院終審認為原告與被訴行政行為具有利害關係的證據不足,駁回了原告的起訴,同時撤銷了重審作出的行政判決書。官司輾轉反複,似乎又回到了起點。目前,王玉平又向省高院提起了申訴。

一審

原告

我出錢買的地 咋成了弟弟的

王玉平訴訟稱,1982年,他花1300元從趙映美手中購買一塊自留地,雙方簽訂土地轉讓協議後,王家人在這塊地上建蓋了房屋。1988年2月,王玉平的父親王保興取得土地使用權證和房屋所有權證。

王玉平說,1992年12月到1993年2月期間,龍陵縣龍山鎮政府要修路,道路要從他家經過,於是政府對他家的地基進行了移位調換,調換來的土地仍作為住房用地。住房地基調換完成後,王玉平讓弟弟王玉紅管理使用新建的房產,王玉平的父親也一直生活在該處房產內。

2015年王玉平的父親去世後,王玉平得知弟弟和弟弟的前妻任瑾要處理該房產。2016年1月,王玉平發現龍陵縣政府已於2008年2月向任瑾頒發了土地使用證。

王玉平認為,龍陵縣政府的頒證行為缺乏事實根據,為此一紙訴狀將龍陵縣政府告上法庭,請求撤銷其頒發土地使用證的行為。

被告

頒證材料齊全 適用法律正確

庭審中,被告方稱,他們的土地變更登記程序合法,行政主體適格,認定事實清楚,頒證所需的材料齊全,適用法律正確,請法院依法維持被告的頒證行為。

第三人

轉讓協議偽造 地和原告無關

這起民告官案中,任瑾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她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任瑾認為,原告與涉案土地沒有任何法律上的權利和義務關係,被告頒發土地證的行為是否合法與原告沒有關係。原告提供的土地轉讓協議不真實,且違反了土地管理法、合同法等法律規定,協議應認定為無效。

任瑾稱,根據1985年第一次「土地及房屋產權審查」,該土地上房屋的產權為原告的父親王保興,1988年《雲南省城市土地使用證存根》記錄的土地使用人也是王保興,與原告沒有關係。1992年因政府修路,地被徵收。根據公證書及3份建房用地申請書證實,政府劃撥了3個地基補償給王保興,相關手續由王玉紅辦理,3個地基由王保興、王玉紅、王玉祥持有,原告沒有取得土地的任何權利。

判決

縣政府多處違規 撤銷所頒土地證

龍陵縣法院一審查明,涉案宅基地使用權的最初來源是原告王玉平與趙映美轉讓而來的,當年原告的母親還與趙映美簽訂了土地轉讓協議,協議中載明由王玉平支付給趙映美1300元。隨後王家人在地基上建房並居住,1988年2月原告的父親對該房產進行初始登記,並取得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1992年12月,龍山鎮政府修路,對原基地進行調換移位,王玉紅以戶主的身份與鎮政府簽訂了搬遷協議,在新移地基上建蓋房屋。

2000年6月,王玉紅與任瑾協議離婚,協議約定爭議的房產歸任瑾及其兒子所有。2008年1月,任瑾向縣國土資源局申請對本案爭議的宅基地進行權屬變更登記。

龍陵縣法院認為,被告在2008年2月進行地籍調查時,沒有調查清楚涉案宅基地使用權的最初來源及初始登記等情況,隨意認定宅基地的來源為「王玉紅祖留宅基地」,被告所認定的土地權屬來源沒有相應的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被告的登記行為還違反了「沒有權屬來源或權屬來源不合法的用地,一律不予登記;權屬不清的用地,在權屬問題解決前不予登記」的相關規定。

一審法院還認定被告方土地權屬變更登記違反了法定程序。在沒有合法土地證書證明權屬來源的情況下,被告就通過了土地權屬變更登記。

「被告的土地管理部門在本案的土地登記中,將原告宅基地的調換移位理解定性為縣政府的劃撥土地,並將 劃撥 二字填入《土地使用權證書》中。」在變更登記適用法律上,一審法院也認為存在錯誤。

2016年9月,一審法院判決撤銷了龍陵縣政府2008年2月1日作出的登記頒發土地使用證的行政行為。

重審

判決徹底反轉政府完全沒錯

被告方及第三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保山中院作出行政裁定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於涉案土地使用權是否是家庭共有財產及處置家庭成員之間是否明確相應的份額。保山中院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了龍陵縣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結果,發回龍陵縣法院重審。

龍陵縣法院重審後認為,1992年12月,王玉紅代表家庭成員與龍山鎮政府簽訂《搬遷協議》並公證,該協議的補償麵積明顯超過當年王玉平母親與趙映美轉讓的土地麵積(轉讓麵積約220平方米,補償麵積為306平方米),充分說明1988年登記在王保興名下的家庭共有房產已在徵用中消失。1993年1月,王保興、王玉紅、王玉祥分別向有關部門申請將所劃撥的3個宅基地建房,先後得到審核批準,此時家庭共有房產已形成被處分的事實,雖然申請表上隻有街道辦事處的審核意見而沒有上級部門蓋章,但不能以申請表不規範為由否認搬遷協議行政行為的真實性和批準使用土地的合法性。1993年12月王玉紅以其兒子王某的名義申請在涉案土地上建房,得到了龍山鎮政府及龍山鎮土地管理所的批準。此時,第三人一家便取得了涉案土地使用的權利。

龍陵縣法院認為龍陵縣政府的上訴頒證行為證據確鑿、符合法定程序。2017年6月,法院判決駁回王玉平的訴訟請求。

終審

原告沒資格起訴案件又回到原點

王玉平不服重審判決結果,上訴到保山中院。2017年10月,保山中院作出行政裁定書,認為王玉平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與縣政府頒發給任瑾的土地使用證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係。本案爭議的土地是否屬於家庭共同財產及處置時家庭成員之間是否明確相應份額和王玉紅離婚時處分本案土地使用權等,均不屬於本案審查的範圍。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王玉平與本案被訴行政行為具有利害關係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錯誤。

保山中院終審裁定,撤銷了龍陵縣法院重審後作出的行政判決書,駁回了王玉平的起訴。

申訴

民告官並未結束

申訴到雲南高院

事實上,這場民告官案並未結束。王玉平認為,爭議宅基地是他與趙映美交易得來的,他應該有訴訟主體資格,當年弟弟一家以一名4歲孩子的名義取得《居民建房使用土地批準通知書》,但4歲的孩子能夠獨立取得建房批準嗎?近日,王玉平又將此案申訴到省高院。

(原標題:審了一圈回到原點?雲南保山一民告官案件提起申訴)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108/08/D7K893P2000187VG.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kcarpet.com/62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