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A股「老劇情」重現 跨界資本「投礦」衝動乍起

A股「老劇情」重現 跨界資本「投礦」衝動乍起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作者:朱藝藝

過去21個月,魯西化工(000830.SZ)如同坐過山車,經歷了狂熱與失落。

2009年以來,其從傳統化肥轉型煤化工、氯鹼化工、石油化工和新材料等多產業鏈後,伴隨2016年下半年以來的周期行情,其股價從2016年6月15日最低的4.31元,攀升至2018年2月6日最高的25.1元,20個月內漲了4.82倍。

這隻股票在2017年牛股榜單中,排名第五位。

與方大炭素的故事雷同,1月27日,魯西化工預計2017年業績修正後凈利潤19億-20億元,同比增長652%-692%。然而, 2018年2月7日、2月9日、3月5日,其收下了三個跌停。

魯西化工只是一個縮影,一個趨勢卻成為不少A股企業的「明牌」:正通過併購重組,牽手走入煤炭、鋼鐵、有色金屬等周期性行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月1日-2018年3月9日,包括A股和新三板在內的併購事件中,標的資產所屬行業為「煤炭與消費用燃料」為32起,標的資產所屬行業為「鋼鐵、貴金屬與礦石以及非金屬」為286起,合計318起併購交易。

3月9日,中國五礦集團經濟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左更認為,「前兩年正好是礦業周期的一個低點」,這輪併購小熱潮可以理解為「業務調整過程中的逢高出貨」,在普遍受到追捧的周期行情下,一些白馬股的下跌「更多出於大家對市場預期的調整,其股價可能已到高位,需要回調」。

跨界「小熱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在318起併購案例中,標的資產涉及鋼鐵行業的24起,如2017年5月,中鋼國際(000928.SZ)以6455萬元收購中鋼印度99%股權;2017年11月,三鋼閩光(002110.SZ)以27.62億元收購三安鋼鐵100%股權;2017年12月,根據《重整計劃》,長壽鋼鐵以42億元接手重慶鋼鐵20.97億股(23.51%股權),成為其控股股東等。

不過,更值得關注的是,一些傳統行業上市公司跨界周期行業的案例。

就在3月7日晚間,美都能源(600175.SH)公告稱,擬以29.06億元現金收購主營碳酸鋰生產加工的山東瑞福鋰業有限公司98.51%的股權,此次收購價格,相比於瑞福鋰業6.3億元的賬面凈資產,增值率高達368.78%。

在此之前,22億元向瑞福鋰業拋出橄欖枝的還有江泉實業(600212.SH),無奈該收購在2017年3月宣佈終止。對此,江泉實業解釋為「國內證券市場環境、監管政策等情況發生了較大變化」。

數據顯示,涵蓋能源、地產開發、金融投資等多元化業務的美都能源,2017年業績表現平平:2017年前三季度單季利潤分別為3394萬元、-1164萬元、498萬元。相比之下,儘管瑞福鋰業並無上游鋰礦資源,原料高度依賴於國外進口,但是2017年營收8.97億元,凈利潤1.87億元,從而兩度被上市公司青睞。而背後的邏輯,離不開新能源汽車前景看漲,碳酸鋰產業隨之走紅的市場預期。

在宣佈上述收購計劃的第二天,3月8日,美都能源拿下了一個漲停。

更為典型的一個跨界案例是,2016年依靠政府補助扭虧的天首發展(000611.SZ),意圖通過併購行動,從紡織品生產貿易主業,向有色採選行業轉型。

2017年4月18日,天首發展宣佈購買天成礦業持有天池鉬業75%股權以及天池礦業對天池鉬業享有的3.42億元債權,股權部分對價9.64億元。

根據公告,天首發展將以其新設立的有限合夥企業(暫定名「吉林天首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完成收購,新公司GP為上市公司全資孫公司北京凱信騰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資100萬元;LP之一為天首發展,出資4.99億元。合計13.06億元的收購資金中,上市公司自籌5.06億元,外部資金提供方提供資金約8億元,包括但不限於商業銀行提供的併購資金、信託公司的信託計劃、資管計劃等。

從市場表現來看,2016年,國內鉬精礦價格僅為800元/噸,2017年初漲至1000元/噸左右。到2017年下半年,鉬精礦價格已漲至1300元/噸左右,今年2月20日以後,其價格再度走高,目前達到1700元/噸,刷新近五年新高。

無獨有偶,主營纖維板的威華股份(002240.SZ)也佈局進軍鋰鹽行業。

2017年11月23日,威華股份公告稱,將以8000萬元收購致遠鋰業30%股權,加上2016年以4.15億元增資控股致遠鋰業70%股權,其將攬下致遠鋰業100%股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其主營業務從2016年底營收佔比98%以上的單一纖維板產品,逐漸拓展至2017年底營收佔比71.7%的纖維板和佔比26.56%的稀土及鋰鹽等產品。

2018年2月12日以來,其收穫了8個交易日的股價上漲。

併購的收支賬

金聯創鋼鐵行業分析師易易將這波周期行業併購「小熱潮」總結為「行情好轉、利潤增加、政策導向去糟存精」等原因。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3月9日針對鋼鐵行業的併購潮指出,2016年9月,國務院發佈針對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46號文件,設定總目標是到2025年,中國鋼鐵產業60%-70%的產量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包括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家-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家-8家,和一些專業化的鋼鐵集團,例如無縫鋼管、不鏽鋼等專業化鋼鐵集團。

「在這樣的政策指導下,很多企業就會主動出擊,無論是2016年寶武重組,還是2017年以來,鋼鐵行業湧現的更多併購重組案例,都符合提升鋼鐵行業集中度,實現企業資產優化的政策導向。」 王國清預測。

收購更多體現為一種資本運作,更值得關注的是,這些標的資產對上市公司究竟帶來多少業績貢獻。

3月9日,曾參與完成江西德興銅礦1500萬t/a露天開採、安徽冬瓜山銅礦400萬 t/a地下開採等工作,現任北京金點礦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余紹澤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礦業漲跌的循環周期一般是10年左右,當礦石價格行情從波谷開始爬升時,一些新的礦山會開始投資,從設計到投產,一般需要2-3年時間產能才能釋放出來,在此過程中,將經歷2-3年的價格爬升期,逐步達到頂點,然後出現市場過剩,價格逐漸出現2-3年下滑,最後再經過2-3年探底,價格下跌,價格高企的礦山關閉破產」。

儘管天首發展宣佈了收購計劃,但其和天池鉬業,目前仍然陷入資金饑渴。

就在3月3日,天首發展公告稱,控股子公司吉林天首已在工商管理部門登記設立,公司及全資子公司凱信騰龍已經繳納認繳出資份額,日信投資正在辦理與繳納出資份額相關的各項手續過程中。標的資產吉林天池鉬業有限公司75%的股權已過戶至吉林天首名下。

公開數據顯示,尚未進行鉬礦採選的天池鉬業,2015年和2016年分別虧損2258.47萬元與2506.62萬元,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交易中,其並未作出業績承諾。

此外,天池鉬業旗下季德鉬礦日處理25000噸鉬礦石項目,已於2013年獲得吉林省發改委的核准批覆,但由於天池鉬業資金不足,礦山建設進展緩慢,尚未建成投產。公告稱,預計2018年年中建成投產。

3月9日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天首發展證券事務部,一位工作人士稱,「天池鉬業的礦山投產時間未定,不能按原來的時間表走了,原因是資金沒有到位,而且,那邊山里還沒有暖和,至少比這兒遲1個月才能開工建設」,其強調,公司會持續跟進並及時披露進展。

趨勢更迭?

資本對周期行業的青睞背後,不少業內人士對幾年前的礦業收購熱仍記憶猶新。

北京金點礦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余紹澤還回憶稱,「2013年-2016年,大宗商品價格不斷下跌,一些礦業資產處於低谷,那是最悲觀的時候,不過我們做了一些市場分析,預測2017年上半年原材料會上漲,後來的結果驗證了我們的判斷,比如好多煤礦上半年非常艱難,後半年大賺。」

一擁而上的熱情過後,或許是寒潮襲來。

近十年間,大批國內企業收購礦產,在2007-2012年達到了收購高峰,然而真金白銀,不少石沉大海。

2017年11月6日才上市的東宏股份(603856.SH),已經在為其投資風險埋單。

據最新招股書,其對寧夏英力特煤業有限公司1339.23萬元的應收賬款,在2016年末進行了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中國五礦集團經濟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左更認為,與前兩年的礦業收購熱潮不同,這次周期行業的併購熱潮「只是底部的調整,企業之間進行資源置換或重新分配,態度會更加理性,對整個行業的發展更有針對性」。

眼下,一些公司正在尋找現象級的更迭。

如2015年7月8日,山東黃金(600547.SH)在北京設立了山東黃金(北京)產業投資有限公司,2017年4月,其與山東黃金簽署了《境外礦業項目諮詢服務合同》,尋找戰略性的礦業資產。

就在2017年下半年,該公司還拓展對外投資業務,相關團隊在京專門尋找合適的礦業資產。

那麼,2018年的周期行情是否可持續?

以鋼鐵市場為例,王國清指出,「今年春季的需求啟動相對慢一些,現在庫存已經達到2015年以來的三年最高點,庫存壓力加大,這其中有20%左右屬於貿易商冬儲,但也要考慮2月的春節需求停滯、鋼廠生產鋼材直接發往貿易商等綜合因素,而導致庫存的被動上升」,不過其指出,「3月15日結束取暖季後,唐山等地錯峰生產實施將使得產量釋放力度有所緩和,對市場還是有一定的支撐,另外預計3月中下旬將會有需求逐步釋放,後續或將有一波行情啟動」。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A股「老劇情」重現 跨界資本「投礦」衝動乍起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81499.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kcarpet.com/90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