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我(EGO)是什麼?小我只是個用標籤拼圖貼出來的空心花瓶、腦袋裡喋喋不休的囉嗦鬼,而我們要——[取回主控權]|雙生紫焰

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小我小我到底是什麼?小我是誰啊?就是我就是你就是他的我小我在佛教裏面
沒有叫做小我在佛教裏面稱為我執然後我執是佛教把意識分為八個部分視覺的意識眼耳鼻舌身意就是眼、耳、鼻、舌、身體還有意就是我們的想法這是前面六識然後第七識就是莫那識莫那識就是小我的意思就是我執那第八意識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就是阿卡西紀錄所以佛教把小我當成意識的一種那在原始比較原始的佛教裏面其實是沒有沒有莫那識的 也就是沒有把小我區分為一個意識那第八意識就是我們對世界所有的認知這些東西那小我只是對世界的認知的一部分那把這部分劃分出來變成一個小我變成一個我執單獨的一個意識那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就是小我本身它其實對我佛教來說是不存在的沒有這個東西那但是探討意識的時候發現我們認為有一個我 這些信念對於我們自己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部分那這個部分就把它特別提出來當成一個意識的主體然後稱為莫那識也就是說小我對佛教來講原本是不存在的後來才因為每個人都認為它的重要性 而把它列為一個意識其實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樣原本這個東西是不重要的我們生出來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那麼多想說有一個我呀什麼的
但是父母親就會告訴我們你是誰 你叫什麼名字你要吃啊 你不能什麼啊然後開始覺得原來我跟外面是不同的我是個單獨的東西外界的世界就是外界的世界 然後我是我那變成我們就會把這個一些信念當成是一個我這些信念包括身體啊
包括我的情緒啊 我的個性啊我的想法啊 這些東西 然後把它組合起來變成一個我那這些東西原本每樣拆開
我們會發現其實都是我們的工具 身體是我們的工具我們用來行動的工具那想法就是思考腦袋也是我們用來在這個世界運作的工具那我的個性什麼 這些東西其實是一些信念所組合出來的 那這些隨時都可以變的它也不是個固定的東西這些東西其實都是組合出來變成
把一些原本不是屬於我的東西 組合成一個東西叫做我這樣原本這樣組合出來它有一個功能就是方便我們跟外界區隔開來就變有一個我的主體 然後其他東西就是外界那這樣區隔開來的時候 產生的我跟他的區別的時候
進而可以讓我們去體會這個世界 當我們沒有跟這個世界區隔的時候我們就不容易去體會這個世界因為沒有一種彼此的感覺"我"是一個體會世界的一個方便的工具那原本這個工具是我們在操作的但是後來很快的它就把這個主控權給抓在手裏因為它會在腦袋有一些聲音它說啊現在怎麼樣了 我應該怎樣怎樣我應該做什麼做什麼 然後它開始下命令然後我們就去運作
就去做 然後變成它是我們整個人的一個主控由它來操控這個舵然後變成我們的生活就被小我所控制只要腦袋有什麼聲音 然後我們就照着做 就變成這樣那原本它是我們的工具
變成我們我的主導權變成它掌握了變成我們是它的工具了那"小我"大概就是一個這樣的情形 以至於它操控這個身體操控我們的想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啊產生很多問題 很多讓我們自己很不舒服的地方因為它的運作是很死板的它用一些固有的信念
然後來運作這個生命 然後導致生命都活在一種虛假的信念裏面 然後一直攪和小我大概就是這樣的東西那怎麼溶解掉小我啊怎麼溶解掉小我?
其實不需要溶解掉小我小我它既然是我們的一個工具 我們可以繼續使用這個工具在這個世界上 它有點像就變成我們在這遊戲裏面的人物一樣那人物我們還可以繼續使用來探索遊戲那但是這主控權我們就必須把它抓回來也就是說它告訴我們往東 我們不一定往東告訴我們往西
我們不一定往西就是所有決定權是在於我們 而不是在於它然後當我們不要想事情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停止 也可以讓它不要說一直說話那這樣子它就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了那怎麼樣讓它不說話 就是讓他覺得說再多話也沒有用嗯就是我們只看着它在那邊一直講它其實會在我們腦袋一直說話一直說一直說
但是我們都不理它這時候它說再多都沒有用 慢慢它就不說了因為沒有人會說一直講 然後對方都沒有反應blablablablablablabla(喬喬演一直講話的小我)對就是這樣一段時間你都不理它之後 它自然就會停止
就說不下去小我也就是這樣 當我們理它還順應它還延伸它的時候 它才會一直廢話當我們一直都不理它的時候 然後它發現好像講也沒用那它就不講了
當不講的時候我們生命的主導權就開始抓在手裏了我就可以選擇要想 還是不想照理說我們想事情是腦袋是一個工具嘛我們有需要想東西的時候我們才去想 沒有需要的時候其實不應該有聲音但是每個人腦袋變成從早到晚都是有聲音的它會一直講那這個就是小我的作用 它會一直叫你啊那個不應該這樣
那個應該這樣 昨天那個怎樣怎樣一直驅使你 去控制你 去操縱你這樣當我們不理它
慢慢它安靜了這時候我們就真正能主導生命的這個自由小我是這樣 但是小我其實它它要如何..當我們不理它的時候
它會反抗 它會有很多掙扎的時候它會用它的話術 去說服我們動搖 去行動這時候小我是非常狡猾的它會用一些東西來包裝它自己然後去告訴你應該怎樣就即使是靈性的訊息
都會被小我包裝然後變成它來使用原本靈性的訊息是讓人家把小我放下來但是小我會把它包裝化 變成它自己的工具這個之前我們有提到靈性我慢的這個部分這也是小我會包裝自己變為它的用途 所有靈性所開發的不管是功能 還是一些體會它會把它包裝成它的成就而不是我們的體會
體會就會是很單純的體會 比如說我喝一杯咖啡 這杯咖啡有點酸帶有點苦但是很香 這個就是我的體會但是小我它就不會把這個體會當成是一種自然的體會
它就把它包裝成是它的我非常的有品味 所以我喝出這杯咖啡是怎樣怎樣的感覺 是因為我有品味我非常能夠品嘗咖啡的美味我有很細緻的這種判斷力細緻的這種新鑑賞能力 是因為我很棒嗯?
可是之前不是說老靈魂都是比較有品味的嗎?有品味是它對於世界的一個所有細緻度能夠辨認 但是這個不是小我的成就 這是因為長時間靈魂這麼久的在世界的觀察而導致觀察能夠在很細微的方面都能夠覺察到
而不是小我的成就但小我就會變成是它的功勞 它的成就其實一切的東西都是很自然的就我喝一杯咖啡 或者我體會到能量體會到氣 體會到
我能夠看到很遠的地方什麼 就算有這些功能 它就是一個很自然的現象而不是我的功勞或是我的成就但小我就把他抓住 哇我現在好厲害啊我大概已經可以當大師了
我開悟了我好強喔 我最棒了 所有東西都被它抓在手裏都認為是它的成就 然後來蒙騙我們真正的意識那這樣會不會反過來啊就是我們只是分享我們喝咖啡但是別人就說你自以為是喔自以為很厲害喔
自以為很有品味喔當然有可能那為什麼會這樣?就是我們明明在分享這杯咖啡如何如何 但是會變成說別人就會看嗯你在喝咖啡 自以為喔自以為很有品味喔這個就是說到小我的其中一個功能
小我其實是不存在的就是因為它本身是不存在 它沒有任何意義它必須要去用很多的標籤來貼它自己才能把它自己貼出來 其實有點像一個空心的花瓶 然後整個花瓶是用一塊一塊拼圖去貼出來的那當我們沒那些拼圖的時候其實就沒有那個花瓶
是空的 沒有東西但是我們用一塊塊拼圖一直貼貼出一個花瓶的樣子出來的時候 我們就以為有那個花瓶那小我就是這麼一個東西 它需要用很多標籤去把它自己建構出來每個標籤都怎麼去建構出來常常是基於比較
就是我比你好我比你強大當你..小我一個人的小我跟另一個人的小我去對到的時候 它就會覺得說你不可能比我好
比我好我就一定要打敗你我一定要證明你沒有比我好 這時候我才能彰顯我自己所以它必須要彰顯自己它就會去批判 然後去說對方其實並不是什麼什麼你說就是會說對方你假的 你根本就不會喝咖啡
你只是看個幾本咖啡的書 然後你就說你是咖啡專家自以為很會喝 就是看別人喝咖啡就說你自以為很會喝咖啡喔自以為 自認為是咖啡專家但人家只是分享喝咖啡喝了有什麼感覺
就很單純但是小我它可能就會反擊你其實是假的 你根本不會喝 你是看書來的其實對方只是分享他喝了有什麼感覺 很單純這就很好分辨這就是小我的其中一個現象如果你想要揚升的話
時時刻刻觀照自己的出發點還是出發點哈還是出發點 可是有些人沒有想要揚升啊就覺得:沒差啊我還是想要批判批評啊就是想要尖酸刻薄啊就是想要覺得很好玩啊 他有沒有想過一點就是其實他在維護他自己或在批判的那個那些想法其實並不是他嗯他也是被操控的 他被他腦袋的聲音操控了我們要說的是每一個人其實在還沒有解脫之前我們都會被我們腦袋的聲音所控制還是只是說每個人玩的東西不同
他可能就很喜歡玩批判很喜歡玩攻擊別人 那我們可能就喜歡玩例如環遊世界啊 玩遊樂器材啊只是玩的東西不同 誰在玩?
就是那個玩家啊玩家不是腦袋的那些聲音腦袋的聲音告訴他要去批判別人那其實他是被他腦袋聲音玩了而不是他在玩這個遊戲 這個就很大的分別每個人都會覺得不自由 不自由原因在哪裏?因為被我們的腦袋的聲音去驅使
所以我們常常會有痛苦常常會有焦慮 常常會有不開心可是我們要玩環遊世界 那也是腦袋的聲音啊腦袋是被我們所用的 而不是我們聽他的我們可以用腦袋思考說哪一個國家現在比較涼快那我們去比較舒服的國家玩這個就是思考
而不是我們被他控制說其實喔我們玩要看現在應該怎樣怎樣怎樣 它會說出一大堆道理那這些東西搞不好就是.我們要知道那不是被我們所用的而是他一直要灌輸我們應該怎麼做應該怎麼做。這個你說這個有差別喔?
一個是使用我們的腦袋 一個是被我們的腦袋用 對啊我們被腦袋用去了那很多人沒辦法分辨吧其實不用分辨啊腦袋的聲音全部都是小我喔是小我 是左腦嗎?
左腦只是小我的一個工具小我主要是用左腦的啦沒錯啊小我主要是用左腦小我就是我們對 我們會認為有一個我並且這個我是跟世界分開的 然後我跟別人是分開的 然後就開始有了我對世界有什麼看法
然後什麼東西對我是有利什麼東西對我是不利的那就會產生好與壞的一種批判或著接受 要跟不要等等這些都會雪花一樣滾出來那我看到網絡上有些人說為什麼不能批判?為什麼不能諷刺?為什麼不能怎樣怎樣?
我們都有言論自由啊 言論自由除非是高壓專制的政府才不允許有不同的聲音為什麼我們不能批判呢 為什麼我們不能尖酸刻薄呢就是因為我們對政府不滿 對社會不滿啊可能有一些政治人物他們可能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啊
我們就是要勇敢說出來啊 為什麼不能說出來只有高壓專制的政府才不允許人民有不同的聲音 不同的發言啊其實剛剛一直講到現在 整個所有的說法都是基於一個小我小我保護自己的一個機制
然後去說的一些話其實小我就是有一個基本的要素就是小我不能夠不存在小我它其實無時無刻要證明它自己的存在因為它是空的 它原本就沒有內容沒有一個真正的東西叫做我然後我們必須用很多標籤去貼出那個我剛剛這麼多言論其實都在包裝那個我都在說我為什麼不能怎樣 其實我怎樣如果不是這樣 那不就壓迫到我全部都是去維護這個小我而已那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種行為也是沒有問題啊那都是一種自由但是它的問題在哪裏?
第一個是如果你一直去滋養這個小我其實你的靈性並不會產生很大的提升然後你又卻說在提升靈性 我要揚升我要提升 其實你只是想辦法在鞏固你這自我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第二點就是如果凡事都用批判的態度去面對世界的話你丟出來的這些其實是負面的訊號負面的信念
那負面的信念你就以負面的情境回到自己身上那這個其實沒有人要沒有人要呀 沒有人喜歡把負面的東西回饋到自己身上 我們每分每秒我們出發點是什麼 我們自己要清清楚楚我們丟出去的是愛
還是負面的訊號還是攻擊還是毀謗還是什麼 不管是什麼它負面就是負面 丟出負面就是回來負面當負面回到他身上的時候 他一定不舒服的那我們是可以告訴他說其實他這些丟出去的念頭其實不會讓自己舒服那只是這樣
另外一個他一直去用很多的事情去鞏固自己的自我 保護自己的自我其實對他靈性的提升並沒有任何幫助小我這個東西 其實它是我們的一個工具沒有小我 我們很難體會世界
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就像玩遊戲一定要有個人物 你沒那個人物你很難去玩這個遊戲 那有了這個人物就方便我們利用這個人物跟遊戲、場景啊跟別人啊的 一些對比
然後來可以產生一些體會 然後來玩這個遊戲所以小我本身不是一個罪惡 它不是一個問題它是我們使用的一個工具 就像遊戲裏面的人物它絕對不是一個問題
它是我們使用的工具但是當我們被這個工具操縱了 然後變成工具才是我們我們的意識就被它拉着走那這種情況就完全是一個本末倒置的情況而且會讓自己很不舒服很不自由 而且對世界的體驗只侷限在一個很小的範圍裏面所以我們靈性要提升 必須要從被小我的控制這種情況解放出來對啊你可以有小我
就是你可以建立你的一個角色啊 你可以建立一個我 你可以說喔我的名字叫喬喬我很喜歡喬喬這個名字 莫子莫子
然後我很喜歡吃西瓜我想要去環遊世界 我想要看書 我想要幹嘛幹嘛我想要當美髮師那我的個性很活潑開朗怎麼樣怎麼樣那這些都是自己選擇的是自己選擇了我要什麼 這個角色他有什麼特性
他喜歡什麼 他想去哪裏都是玩家自己選擇的 而不是被我們的腦袋一些聲音告訴我們我要怎樣我要怎樣我要選擇什麼我要做什麼要做什麼要做什麼 然後我們就會覺得咦?
腦袋說的有道理啊聽它的 然後就完全被它操控了嗯?這個差別在哪?一個也是我要一個也是我有時候我們不用把事情想得太複雜當我們觀察著一切現象
我們觀察這個我在運作 也觀察著世界在變化這個我升起了一個想法它升起了一個想法 我想要做什麼這時候真正的你可以做一個決定要聽它的或不聽它的 今天我想吃牛排那你可以選擇要或不要真正的選擇權控制權是在你的那個觀察也就是玩家而不是那個腦袋當你如果被腦袋控制就會變成這樣今天我想要吃牛排然後你就開始延伸
然後要去哪裏吃呢 這個就是第二個延伸我摸摸口袋 今天口袋有多少錢想去哪裏吃 啊好像又不能吃然後就一大堆想法在腦袋裏面一直轉其實它是一個很單純的事情如果是觀察的角度來看這個事情就是我今天想吃牛排要
那你也想說好然後就去吃就結束了沒有很多的這些一直在這邊轉的事情就它其實是個很單純的事情 每分每秒我們都可以用觀察的角度去聽聽看我們的自我 它提出了什麼然後我們並且可以接受要或不要走或不走 做或不做
我們是我們在主宰而不是那腦袋當它說我今天很想吃牛排 你也可以說不要啊你也可以不去平常以前的所有的大家就是在脫離這個小我前 我們會百分之一百都是聽小我的命令但是你只從這個觀察者的角度去看 然後並且跳出小我的這個命令的時候你就變成其實你很多事情你可以要或是不要那個主控權就是你然後可以並且在你不需要想事情的時候
它能夠安靜下來這樣子小我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講的 但是慢慢我們以後再慢慢繼續來討論為什麼不講?因為我們在講很多其他主題的時候也會碰觸到小我 我們再利用那些主題來探討小我這個部分因為小我它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東西其實它說複雜
其實也很單純它就是一個用標籤貼出來的一個空的東西它並不是真實存在小我一定要比對 比對是一個最基本的 就像之前我有說過 我們如果在一個大自然然後也沒有人
這時候我們的小我能夠存在嗎它就不能夠存在小我對這種自己不能夠存在的狀態 其實是很反抗的所以你在一個沒有辦法有小我存在的環境裏面然後你就會待不久 因為它會一直唸它說:好無聊喔啊真無聊 打電話給那個誰出來喝兩杯打電話給那個誰出來聊聊天
然後沒有人可以找的時候 趕快上線上遊戲跟人家嘿!那個副本怎樣 然後就開始跟人家聊它必須要比對就是你沒有辦法比對的時候它的存在感會越來越弱
它就想趕快找到可以證明它自己存在的事物所以我們在大自然裏面 其實小我其實沒有作用 它這時候其實是不需要小我的 但是它會很快的就會去想辦法叫你脫離那個狀態
趕快去建立它的存在 小我今天就談到這邊以後我們會講到不同主題的時候 其實都會牽涉到小我這時候我們再把那個部分單獨拿來講嗯OK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