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張嫕婧:面料設計師們都在設計些什麼

編號:01082831605260052016.05.20 深圳 張嫕婧.
面料設計師們都在設計些什麼我的專業背景就是紡織品設計然後我現在從事的是以紡織品為基礎做的混合新材料的設計每次我介紹自己是面料設計師的時候呢緊接着就會被問到一個問題就是說那你是畫花紋的咯還好不像是我的平面設計師朋友會被免費地要求做Logo在這裏呢 我想邀請大家花五秒鐘的時間閉上眼睛想像一下你日常生活中一個場景或者就是在這個劇院裏面如果沒有面料的話會是什麼樣子應該還是有點恐怖的吧基本上就是要光着屁股坐在了沒有布料包裹的椅子上啦而且我也應該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所以呢 很高興一席給我這個機會來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面料設計師們都在設計些什麼我會從我在RCA就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開始講)我在那裏呢是念的研究生在2011年的時候我們剛入學的第一個項目就是關於顏色的當時呢
在入學前的那個暑假我正好跟我爸媽有一個機會可以去西藏旅行這整張圖都是我拍來的照片後來我把它歸類整理把它分為兩個色系就是說布達拉宮的外牆它算是一個淺色系的我非常喜歡藏民當地的藏民他們沒有什麼化學的顏料他們在塗這個白色的牆的時候裏面有一部分甚至是牛奶的成分所以我非常喜歡這樣的一個感覺然後呢 在白色裏面還微微地透出一些水灰色 灰藍色這個呢 其實是經過時間的沖刷之後顯現出來的一種顏色在右邊這一張圖呢我是把它分類成一個深色系就是它是以深藍為主體然後搭配着橘黃然後有一些些粉粉就是星星點點的金色其實呢
在西藏在這種寺廟的內部是很難拍到照片的所以就裏面和外面的反差是非常強烈裏面是非常昏暗的有一些非常暗沉的紅色在裏面我當時就是被這個吸引所以呢就想把這兩組顏色作為我自己的出發點所以就是在表現淡色系的這一個系列呢我就是用兩塊我自己翻的模就是石膏模因為石膏它本身的特性就是有一個吸水的作用就是所以說就算是明亮的色彩上去的話它也是會有一個水洗的效果在右邊的話呢就是以相同的方式但是以木塊的形式表現一個深色系然後為什麼是選木塊呢因為其實顏色是一個沒有辦法脫離材料存在的一個東西雖然說起顏色來我們都覺得是一個二維的 平面的東西但是其實如果你想像一下透明的顏色透明的水和透明的玻璃還有透明的塑料這都是不一樣的顏色所以就是說我覺得材料和顏色是相互並行進行的然後當時在這個項目結束的時候我們是有一個要求就是說要想一個presentation的方式也就是說一個演示方式表現給我們同學還有老師還有當時包括就是倫敦有一個百年老百貨 叫Liberty他們的人也會來看所以呢 我當時在想我怎麼用顏色這麼簡單的東西來表現我對我當時這個整個旅途上面遇到的這些故事就想到了我們三種進藏方式就是說我跟我爸媽是跟他們的朋友一起組的團然後我們是坐大巴進去的所以就是右邊這張圖裏面兩條黑色的長條就是代表我們這個旅行團坐大巴進去的方式為什麼是黑色呢因為就是說相比另外兩種方式這算是一個非常安全的了在穿衣服就是時尚圈吧我們都覺得黑色是一個非常非常安全的顏色就是你不知道要穿什麼的時候穿黑色就是不會錯的然後呢在路途上我們還遇到過就是騎行進藏的年輕人我就給他們一些明亮的色彩用就是圓圈三個很簡單的圓圈配上色塊這就是代表他們就是自行車然後小自行車的後面你們可以看到三個豎條然後配上一個橫條這其實是代表了當地的藏民因為呢藏傳佛教不管他們家鄉是在哪裏一生中一定要有一次「走三」就是從他們的家開始走三步然後磕一個長頭然後一直到他們朝拜的地方因為他們的旅途非常的遙遠有可能是長達幾個月或者幾年這樣子在西藏的話呢冬天又是非常長久的一個季節所以就是我在最後在這個演示的時候還在當場撒了一些麵粉就表示就是下雪的一個狀態然後呢當這個場景被大雪覆蓋的時候就是被層層白色覆蓋的時候又出現了另外一種新的顏色這個演示方式當時也是被Liberty選中就是他們很喜歡這套顏色後來拿去幹嗎了呢就是我跟我另外幾個同學一起被選中的同學被邀請到Liberty的辦公室因為它們這個百貨呢
是有一個傳統就是說在每年都會出一些新的布料的印花然後呢 每一套布料的印花都是需要有一套配色的所以呢 他選中了我們之後就給它兩年之後的那個顏色因為我們做這些顏色的forecasting就是比如說預測之類的都是提前兩年來做的然後講完了顏色呢就是還是想要回到材料來說因為我剛剛也說了它們是齊頭並進的兩個元素嘛這是2013年我在RCA畢業的時候做的一個moonrise系列這個系列呢從左到右包括一個3D打印的包包然後接下來是一個純手工的用竹子編織還有結合我這個面料的一個包包然後中間是化妝包然後下面是一個給旁邊的便當盒用的一個拎包然後配合這個包包的系列我又做了一個首飾首飾的系列就是說左邊兩個呢是項鍊然後右邊三個是手鐲它們運用的都是我現在一直在研發然後一直在推廣的一個混合媒材就是木頭還有線還有樹脂的這個結合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會想到了用木頭和線還有樹脂做設計其實所有所有故事的來源都是來源於這張圖就是某一次我看到了一個不知名的俄羅斯藝術家她做的一個分線裝置她可能跟我一樣平時就是跟線吶 布頭打交道的然後我們都知道就是如果線軸都放在一個盒子裏面的話其實是非常容易打結然後等你到要使用的時候呢就很不方便因為你要把它分出來所以呢我就非常喜歡這個藝術家她就撿了一個塑料瓶然後呢
中間打幾個洞用平時用的吸管然後穿上這個線軸再打幾個洞 讓線這樣子分出來這樣她每次使用的時候就很快地就可以找到她要使用哪根了所以呢 當時在英國我其實一直在想我有什麼東西是我兒時就是小時候用到然後呢在英國又找不到然後可以架起一個我小時候在中國的記憶跟英國那邊的狀態的一個橋樑然後我就想到了算盤這就是我自己用工作室裏面可以找到的一些材料做的一個我自己的算盤中間的中軸呢是用我的畫筆然後這些邊框呢就是我找來的廢棄的木材在學校各個角落找的然後呢 中間的珠子就是縫紉機裏面會用到的梭芯然後通過這個木塊
梭芯的塑料還有繞線的這種三個材料的結合我才想到要把這三種東西混合在一起看看它們就是結果是什麼樣子的所以這就是我做的最最開始的三個樣品你可以很明顯地看到木頭 線 樹脂後來我就在畢業設計的時候把運用不同的切割方式把這個材料做成了午餐盒就是為什麼會選午餐盒 這也是因為我在英國的時候就覺得就覺得他們對吃的文化特別的怎麼說沒有什麼要求因為他們午餐很多時候為了圖方便就是吃一個三明治就可以了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冷的東西嘛你再怎麼吃也沒有什麼滿足感到最後我也是吃不下去我們食堂里的食物了所以就開始帶飯然後我覺得帶飯的那個盒子其實我們都是可以有大有文章可以做的所以當時我就想說我想把我對自己飲食文化的一個尊重來做一些設計所以做成了這個盒子然後既然我做了便當盒那就是一定要有一個承載它的袋子所以呢我就設計了一個包袋的系列但是等到我想用我的材料做成一個真的你日常使用的包包的時候呢我就遇到了一些問題雖然我有把它做成一個包包像圖上這樣的這個包包的問題就在於它非常厚就是說我的材料是有一個限制的它不能變得很薄如果很薄的話它就會變脆所以它並不適合做一個日常的使用的包包那我既然想要做包然後呢我又是一個設計師又遇到了一些問題其實我覺得設計師的一個重要職能就在於他必須解決問題就是說不管是社會上的問題還是說你自己設計中遇到的一些問題所以我就在想有什麼材料是很輕便的然後對我來說比較有意義的然後又是適合做成包包的呢我就想到了竹子因為呢我記得就是我去黃山旅遊的時候在最陡峭的山區人們是無法使用馬呀
騾子呀那些動物來運送食物 運送物資上山的所以他們還是得靠人力然後背着一個竹筐拿着東西上去所以呢我就覺得竹子在我們的文化中間非常重要然後它有一定的彎曲度也是可以通過編織它是一個非常就是接近面料的一個東西所以我就通過親戚啦親戚的親戚的介紹然後找到了這個浙江的一個竹編工廠我就找時間過去拜訪他們當時呢就是跟這兩位師傅就學了大概一個禮拜同時呢我也帶了一些我自己從英國拿來的材料過去像左邊的這一塊呢小東西就是我一邊學一邊在嘗試着用我自己帶過去的材料紫色的是叫paper young就是它是從從紙做出來的一個一個紡織品用的線然後它然後為什麼選它呢就是因為它比其他的軟的羊毛的那些線更接近竹子的一個性質我不能把太不一樣的東西混合在一起它們也不會work右邊這張圖呢就是我當時在浙江的時候完成的一個包包的雛形就是說我覺得它的問題在於它沒有把竹子跟我想要用的面料很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因為我想是說留下竹子那些往上生長的部分就是自然地過渡到布料的但是這個包包明顯就是兩塊材料分隔在一起因為中間有一個攔截所以我就要想解決那個問題所以呢我就把一些原料我就拜託師傅幫我就是裁了很多竹片 竹條帶回倫敦這張圖就是最後做成的一個竹子的外框因為我上面用的是雙層的面料所以我中間摳了一個洞把竹子被我剪斷的那個部分插進去這樣子的話呢你手進去拿東西的時候就不會被竹子割到最終這是它的一張成品圖這個包包其實就是完全手工製作的然後呢
其實我雖然是非常推崇手工藝然後也是想要把手工藝推到一個現代人生活中會被使用到就是看它怎麼把繁複的手工藝帶到我們現代生活中其實其實當時在做這個系列的時候3D打印這個技術已經就是非常被我們老師鼓勵說啊 你要不要去試一下啊但是我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一個機會因為我不喜歡用為了用科技而用科技的我想要找到一個合適的點然後讓我去嘗試這個東西然後正在這個時候呢我的朋友 就是在當時學校裏面的建築系的朋友謝煒龍同學他就給我看了一個這樣子的一個他打印出來的一個建築立面的設計我看到這個之後我就覺得好像可以用一下因為我覺得我突然之間見到了一個21世紀的編織編織在這幾個世紀裏面一直都沒有就是 特別大的變化所以看到這個的時候這片結構
就是上下穿插的這個部分其實是沒有辦法通過其他任何的生產方式來做出來的只有3D打印3D打印剛開始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會猶豫就是說就是說你的傳統手工藝會不會遭到破壞就是因為有這個科技出現其實我是這麼覺得的我是覺得3D打印每個科技它出來都是有它一定道理然後呢我們應該善用科技因為如果你有這個人在掌握科技的話科技是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威脅的這塊呢就是左邊這張圖呢就是3D打印的剛出來的一個半個包包這個整個花了36個小時機器不停地在打然後呢這半片就花了我500英鎊就是5000塊錢還好是有一個合作者跟我一起分的然後呢 因為3D打印它是可以定製各種不同的內容所以我們把包包的手環的部分也空起來了它主要是一個從下面到上面一個竹子模擬的竹子簡單地編織一直到上面煒龍設計的那個雙層的結構然後前面我說到其實我不擔心科技會對人類的手工藝造成影響因為你最後還是得加進人的東西所以呢為了讓它更和更和我這個系列的其他包包更搭然後呢又用到我對色彩的獨特的理解我最後安排了就是它的漸變噴色然後這樣子它就跟我另外做的一個手工包包形成了一個呼應這就是最終的成品因為這個包包的話我還被就是倫敦的設計博物館邀請去演講因為他們那個時候正好是安排了一個關於3D打印的一個展覽然後呢也是這個畢業設計被英國的<i>Wallpaper</i>雜誌評為2013年的全球最厲害的設計師之一就是最有創意的學生之一2013年從英國畢業之後然後我去意大利工作了一段時間結束意大利的工作 在2014年的時候呢我有一個機會可以回國待一段時間其實我們江蘇那一帶是長江三角洲其實呢他們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工廠就是擅長於做輕紡織我媽媽其實也是從事紡織行業的從小的時候我就記得她會我就看到她就是拿着分析的放大鏡在研究布料的經線緯線結構還有就是它的材料然後他們所做的這些工作呢其實這20幾年來我覺得是沒有一個變革性的突破就是說中國的工廠還在幫國外的這些大牌設計師代工就是說他們接到一個東西 接到一塊樣布然後安排工廠去生產然後我覺得這個方式可能已經遭到了一個瓶頸因為很多生產的東西已經轉移到東南亞了所以說我們那一帶的工廠其實遭到了一個就是它需要一些東西去改變然後尋求一個新的出路然後呢包括我在中國的時候跟我服裝設計師的朋友聊天就會發現他們有一個苦惱就是說他們想要用一些高級的面料的時候他們沒有辦法在中國找到必須要去找意大利還有日本的面料生產商這樣子的話造價就非常高所以他們的成本壓不下來我作為一個面料設計師當我聽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然後在我的家鄉就是找一個合適的一個廠子做一些中國人設計的
中國生產的高級的面料然後也是通過媽媽的朋友的介紹就找到了一個在無錫的就是很做高端的毛紡面料的一個工廠然後他們有一個技術部有一個非常就是非常願意嘗試的技術部的負責人就是我現在叫她海燕姐在我回國之前有一個機會去意大利的卡拉拉採石場採集一些資料我就非常想做一些意大利的那個大理石紋理的一些面料我知道這個採石場呢是因為我看過Edward Burtynsky他是一個攝影師他擅長的東西就是拍攝人類活動對自然景觀造成的一些改變我就不說破壞了因為有些東西是沒有辦法的他也拍過三峽工程這些就是他拍攝的照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一下他的書看一看是非常震撼的然後他拍過就是<i>QUARRIES</i>這本書呢就是拍的是意大利卡拉拉採石場這後兩張照片呢是我自己去實地考察過了之後拍回來的卡拉拉採石場呢其實是全世界範圍內最高級的灰白大理石的出產地也就是說在文藝復興時期米開朗基羅雕的那個大衛的雕像就是從這裏出來的看照片可能你們沒有辦法感受到它非常雄偉的一個狀態你們可以看一下就是這下面有兩張梯子然後這都是被開採過的採石場的一個景象然後呢其實當時我從火車站下來去這個地方的時候有一些蠻驚奇的一個發現就是說我下來的時候我已經看到遠處的山頭我知道那裏就是採石場然後呢它山頭上全是白色然後我在遠處的時候覺得這裏是下雪了嗎然後呢走近一看到當地問了一下才知道就是以前他們是從山頂開始開採的結果開採着開採着山頂就出現了一個凹洞就是像駱駝一樣所以呢現在他們為了不破壞整體的造型就改成去山的內部開採了所以就是右邊這張圖他們在裏面的一個狀態這是它從頂上看下去的一個面貌是在一個非常美的地方離五漁村不遠然後呢對面就是亞古里亞海所以就拿着這些調研的資料再拿着我自己畫的圖稿我就去跟海燕姐聊然後看一下他們公司可以他們的廠可以做出什麼樣的面料然後最後實現的是這一塊大理石紋樣的一個大提花的一個料子它所有的紋理其實都是黑白兩線都在裏面的只是白色部分把黑色藏進去黑色部分把白色藏起來了而已所以它在背面的話其實是一個相反的顏色這裏有一個小視頻是當時在廠裏面整理的時候的樣子然後這是我在廠的車間裏面拍的一張照片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其實除了這第一筐裏面是我設計的面料之外剩下的都是一些素色其實很可惜的就是說素色我覺得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如果可以這幾筐東西都是以後都變成比較有意思的面料的話我覺得可能會更好這個也是需要像我這樣的設計師還有就是我們一起的努力還有工廠的一個配合 一起努力這個事情我希望是可以慢慢實現的最終呢這個大理石紋樣的毛毯就被我做成了毯子配合一些我把其他的線材還有布料做成的人造石頭這個系列的名字就叫forrocks它其實翻譯成中文的話就叫非石也就是說它不是真的石頭它是我人造的一個石材也就是說把大理石這種硬的材料放到羊毛上面然後再把羊毛這種線啊然後還有布料這種軟的材料放到一個硬的 人造的一個石材上當然除了我做面料設計其實我們面料設計師不會通常來講不會被提到枱面上來講因為其實我們依附於很多其他的東西面料出來了之後要被生產成沙發呀生產成室內用的面料比如說窗簾啊之類的不會說把一個面料設計師提出來說但是呢在全世界範圍內有我很仰慕的一些以前是做面料為出發點的設計師我非常喜歡這其中一個就是Patricia
Urquiola了她是西班牙的一個很厲害的設計師她跟所有大的家具公司幾乎都合作過這是她幫它們設計的一些沙發上的罩子還有就是地毯然後這是Ptolemy Mann她是其實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就是已經畢業了好多年了然後在英國也是非常有名她是用傳統的ikat技術就是把你織布裏面的經線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染織漸變的方式來染織然後做成一個非常非常現代的布料這也是她的設計她是對某些顏色是擁有版權的所以就是說其實顏色這樣一個單一的東西也可以把它做到一個極致我是非常欣賞這樣的人然後最後一位是Karen Nicol她曾經在RCA的時候教過我這是在她家拍的我有幫她工作過她可以用非常簡單的材料比如說右邊這張圖其實是一個西裝布作為底然後呢她在上面做刺繡因為刺繡一般來說是我們覺得非常傳統的一個手工藝然後它上面的那一些枝丫紅色的邊的一些東西都是她從二手市場淘回來的就是說做一些簡單的處理就把它用得非常非常的好這張圖裏面呢大家可以看一下花心的部分可以猜一下是什麼材料就是塑料袋就是我們平時打包用的塑料我們通常用的可能是紅色多一點她現在找到了這個塑料編織袋然後呢旁邊的花瓣就是鬆緊帶所以說我是非常喜歡用這種平時你不會去用到的材料把它做成一個特殊的東西這也是我自己想要就是一直推廣的一個我的設計方向最後這張圖呢就是我在倫敦的工作室除了就是把我自己的材料用到方方面面之外我想把它做得更多然後被更多的人可以觸摸到 使用到這樣子的話你才會對材料有一個更深的理解還有就是同時在進行的就是一些想做中國人設計的中國的好的面料謝謝大家字幕志願者:立立